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修真小说> 素心问仙> 第三七零章 秘境

第三七零章 秘境

    A ,最快更新素心问仙最新章节!

    净璃赶到常无洞府时,还有三人也在那里,其中两人身着紫衣白袖的门派服,另一人则着常服。

    那常服中年男子坐在常无的下首,低头看着手中的茶盏,净璃进来时看都没看她一眼。倒是那两个紫衣少年见净璃进来,都将视线放在了她的身上,其中一个更是露出大大的笑脸与她打招呼。

    紫衣,是清玄门长老弟子的身份象征。清玄门与天清山不同,没有所谓的外门内门弟子之分,入门时就会同时拜师,结丹修士弟子门派服为蓝衣白袖,元婴长老弟子着紫衣白袖,结丹之后着黑衣红袖,元婴长老无着装要求。

    因结丹之后的门派服不论师从和出身,所有人都是一样的,因此很多人即便是结丹之后,也愿意穿着长老弟子的紫衣门派服,来彰显自己师从不凡。这两名紫衣少年显然也是如此,虽然已经结丹,但仍穿着紫衣。

    至于那中年人,能够如此随意的坐在那里,又没有穿门派服,显然是一名元婴长老。

    “师……”

    “净璃,你跟我来。”净璃刚要开口便被常无打断,他起身领着她走到旁边的房间,又将门口的阵法打开,隔绝外面人的窥探。

    “我记得你上次说觉得自己修行停滞不前且感觉不到突破的可能性,认为自己遇到了瓶颈?”上一次,常无与净璃探讨了许久有关她修炼的事情,绝大多数时候他只是听着,并未发表意见,但却一直都记在心上。

    “是,我想适时出去游历一下调整心境。”净璃点了点头,她本打算三个月后再来时与常无商量此事,没想到他今日率先提起了。

    常无摸着胡子沉吟了半晌,解释道:“原本我也还没有想好该如何安排你的事情,因此想让你多休息一些日子,但今日绵谷来找我,说起最近门中派大量弟子去探索新发现的秘境一事,我便想起,或许你也可以跟去看看,权当做一次历练,你看如何?”

    “我刚才跟他们说起你,只说是我某位老友家族中的晚辈,想要拜师到门中来,目前还没有找到合适的师父,先在我这里住着。这一次,你也先以这个身份出去。”他已经与秀长老交流过,秀长老的意思是,暂时只将她当做普通弟子,至于其他的事情都等以后再说。毕竟净璃如今修为还不高,不会引起太多的注意,正好趁此机会让她更好地融入门派。

    这次的秘境,常无希望净璃能够参加,他希望净璃能够与清玄门更加的亲近一些,仅仅是做个记名弟子还不够,还应该有交情、有感情。

    凤族为何会忽然消失,兮秀并没有告诉他,可常无毕竟是个活了将近一千年的人,以他的见识和积累,很多时候一点点的蛛丝马迹就足够分析出很多。

    清玄门的前身是玄宇剑派,而玄宇剑派有一位致虚神君,这位神君的女儿嫁给了凤族人,这些事情他隐约知道一些,而苏净璃又是那位女儿与凤族人的后人。这便是说,清玄门可以说是凤族这一边的。

    苏净璃的忽然出现,或许又与揭露凤族消失的秘密有关,至于这些是否还有更广泛的影响,他就不清楚了,但既然惊动了秀长老,就绝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只是,秀长老大概也在犹豫,究竟是将希望寄托在一个还没成长起来的孩子身上,还是多压些其他筹码。

    常无却没有这么多的烦恼,他只是觉得这孩子如果既然是凤族后人,日后定然会另有一番机遇,既然如此,不如让她现在与清玄门更加的亲近一些。况且清玄门已经与此事撇不开关系,那就让关系更稳固一些。

    净璃想了想,答应了这个提议。她所谓的外出游历,也还没有想好目的地,既然有如此好的机会,那便去吧。她既然入了清玄门,就要开始适应门派弟子的生活。

    “那好,明日这个时辰你再到这里来,今日先与他们认识一下。”常无点了点头,带净璃回到了之前的房间。

    那中年男子依然在捧着茶盏小口小口的喝茶,那两个紫衣弟子已经坐下休息,见常无回来,立刻又站了起来。

    “绵谷,这位就是我提过的那孩子,准备拜入清玄门,可惜我年岁大了,只好将她托付给别人,只是目前还未想好交给谁。这次我与宗玲堂商量一下,让她先随你的徒弟们一起去,算我金玉峰的人。”

    那名叫绵谷的中年男子点了点头,道:“好,就让她跟着长文和梅清。师父,这一步棋我想到破解之法了,你快来陪我试试。”

    师父?这绵谷是常无的徒弟吗?净璃好奇的看了看他,这才发现,他低着头并不是在看茶盏,而是在看桌子上的棋局。

    净璃路过桌面时悄悄踮脚偷看了一眼,那桌子上摆着一张薄薄的纸,纸上画着一个棋面。因没有棋子,所以她之前并未注意到。

    “不知这位师妹如何称呼?”净璃随那两个紫衣弟子出了洞府,之前热情的对着她笑的那名少年立刻与她搭话。

    “我姓苏,名净璃,不知两位哪位是长文前辈,哪位是梅清前辈?”刚才那绵谷说叫她跟着这两人,也就是说让这两个人来告知和安排她此次秘境的事情。她对清玄门几乎一无所知,当然要趁此机会多多打听,而且也要问清自己该准备些什么。

    宗玲堂的人给她派了一个女总管,名叫秋玲,那女总管十分能干,每隔一段时间来整理一次洞府,还帮她收拾出了一片药田,唯一的缺点就是,像个闷葫芦什么都不肯多说。净璃对常无的那一点点了解还是因为有一次秋玲派了个傻乎乎的练气弟子给她送门派供奉,她才从他身上打听到了一点点。

    “我名叫长文,这位是梅清。”依然是那个热情一些的男子在说话,他笑眯眯的陪着净璃。

    “长文前辈好,梅清前辈好,晚辈有事请教,不知这次到这秘境去我都应当准备些什么?”净璃也笑眯眯的陪着。

    长文挠了挠下巴,嘿嘿笑着:“我也不知道你们筑基弟子这次要做些什么,不过我可以带你去求一个人帮忙。”(。)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