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修真小说> 素心问仙> 第三五九章 情敌是个和尚?

第三五九章 情敌是个和尚?

    A ,最快更新素心问仙最新章节!

    待净璃解释清楚,林少卿的脸都绿了,他完全没想到净璃嚎啕大哭竟然是这种原因。

    憋了很久,他才慢悠悠的憋出一句:“女人就是多愁善感。”然后便退到了兮秀的身后,根本不再冒头。

    净璃嘻嘻的笑着,笑意却并未到达眼底。她自认为是个行事果断的人,既然要不起,就不会要,即便是对方明白的表现出了对她的好感,她也不会放任。

    这是一个需要实力的世界,楚天与蝶衣就是最好的例子,实力差距太大,是绝对不行的。虽然不知蝶衣是寿命到了还是外因致死,她总归是因为跟不上楚天的脚步,拖累了他。

    倘若有一天,她有了站在那人身边的资格,她一定毫不犹豫的去抢他,可在她能够与那人并肩而立之前,一定不能陷进去。

    “想不到那实睢倒是个痴情人,圆茂将他交给我时只说是新选定的守墓人,我也没有多问。你们既然有这份旧缘,他来做守墓人倒是合适。”入虚笑容可掬的打破了尴尬的气氛。

    实际上,入虚与圆茂虽是双胞胎兄弟,但入虚是含定法师的传人,圆茂则是实念法师的传人,两者都是佛修,但功法的侧重点并不相同,因此守墓人的选择是圆茂在做,而撕裂空间则是入虚的法术。

    由月柳界通过撕裂空间之术回到须弥山,需借用含定留下的法宝才能实现。撕裂空间之术与传送阵略有不同,虽也是在地上布下阵型,但却是在空中撕出一道口子,借由扭曲的空间通道到达目的地。

    因通道中危险重重,在这种情况下净璃只能乖乖当一个被保护的人,她虽然没像蝶衣那样被装进瓶子里,但全身包裹着入虚的袈裟也相差不多。她只觉身体一轻,悬空一阵后,双脚重新回到了地面。

    “出来吧。”大概是因耗费太大,入虚的声音有点发虚。

    净璃从袈裟中钻出一个脑袋,第一眼便看到了不远处一个笑盈盈的站在那里看着她的小和尚,左脸的酒窝若隐若现,一双大大的眼睛清澈干净,与她的视线对上的一瞬间,那双眼睛中的激动毫不掩饰。

    小和尚一步并作两步的走到了净璃的面前,倘若不是顾忌形象,他大概会像小狗一样直接欢快的扑过来。

    他双手合十,低呼佛号,说道:“恭迎几位施主归来。”说完抬起头,视线只盯着净璃一人,那双大大的眼睛里似乎再说“快认出我,快叫我的名字”。

    净璃不动声色移开视线,将袈裟取下认真的折叠好,递到入虚的面前,弯腰双手捧还,说道:“法师救命之恩没齿难忘,苏净璃不敢说什么日后报答,只祝愿法师早日修为有成。”不论入虚是因为什么在做着这些事,他都实实在在是净璃的恩人。因此,净璃对入虚的感激不是假的,这份恩情,她怕是一生都难以回报,只能先这样欠下了。

    从地级界将她带到灵级界,告知她先祖故事,又将她从月柳界带出来,她最重要的每一步,都有入虚的身影。

    另一边,无诤见净璃一副根本没认出自己的样子,闪闪亮的眼睛瞬间就黯淡了下去,可怜得很。林少卿则一脸的莫名其妙,这像小狗一样的和尚是谁?苏净璃养在须弥山的宠物吗?

    入虚将袈裟收好,柔声说道:“这本就是我应该做的,苏姑娘,你血脉独特,仙路注定坎坷。但小僧永远都记得那个在落凤寺里执着的求我带她离开的少女,看到那双眼睛,便仿佛看到了希望,不论何时,也请你不要忘了曾经的她。”

    “多谢法师教诲。”净璃再度弯腰作揖,以示感谢。

    “既如此,我先回去闭关,无诤你送几位施主离开。”

    师父,不要叫我的名字!无诤就这样被戳破了身份,欲哭无泪。

    他沮丧的瘪着嘴答了声“是”,又道:“几位施主跟我来。”便耷拉着脑袋晃晃悠悠的在前面带路。

    “鸡腿和素羹吃哪个?”净璃凑近无诤,假装不经意的询问。无诤虽不再是当年那个孩童,可依然单蠢可爱。

    “素羹。”无诤脱口而出后方绝不对,他抬起头,果然看到了净璃一脸的戏谑。

    他被戏弄了!

    虽然知道净璃早就认出了他,可无诤已经摆不出别后重逢的激动表情,他圆圆的小脸皱成个包子,然后别扭的抱怨道:“你骗我。”

    净璃露出自己最“单纯无害”的招牌笑容,站在无诤面前,抬起胳膊摸了摸他光溜溜的脑袋,笑道:“我怎么能认不出小无诤呢,刚才是逗你的。”净璃在女子中算是中上身高,而无诤虽仍是张孩童脸,却已经长得与林少卿差不多高了,穿着宽大的僧袍,像个套着麻袋的竹竿,净璃要微微踮脚才能够摸到他的头顶。

    无诤果然好哄,立刻破涕为笑,还特别体贴的弯了弯腰,让净璃更方便的摸他的头,说道:“我就知道女施主姐姐一定认得我。女施主姐姐,我虽然辟谷很多年了,但你做的素羹,我还想吃。”

    净璃幼时混迹寺庙学了一手做素菜的本事,当年就是用这本事骗到了无诤,这么多年过去了,依然还是可以用老方法骗。

    “好好,我这就去帮你做。”看到这样的无诤,净璃很是怀念。这么多年,他竟丝毫没有改变。

    另一边,林少卿的脸色已经黑的可以滴出墨汁,谁来给他解释一下,莫非他的情敌是个和尚?而且还是个看起来傻乎乎的和尚。

    “还请小师傅先将我们送到传送阵,我另有要事处理。”不等林少卿翻脸,兮秀率先开了口。

    “啊!好的。”无诤这才想起还有其他客人,立刻站直身子,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光头,他太得意忘形了。

    净璃看看无诤,又看看兮秀,对无诤道:“无诤啊,我下次再给你做素羹吧,我得跟他们一起走。”

    “唉?你的房间还给你留着呢,你可以在这里待一阵子再走的。”无诤十分失望,脑袋上并不存在的耳朵又耷拉了下来。

    “不不,下次吧。”净璃走到兮秀身边,拽住了他的衣袖。(。)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