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修真小说> 素心问仙> 第三五六章 蝶衣的礼物

第三五六章 蝶衣的礼物

    A ,最快更新素心问仙最新章节!

    “苏姑娘,你离开此处之后可有什么打算?”

    眨眼间,距离他们在月柳界重新相遇已经过去了二十年,当时净璃被入虚灌输了一脑子旧事,颠覆了她的认知之后不得不重新开始塑造。二十年来,她在两个化神的压迫之下,每日刻苦修炼,早已将这些旧事都忘得七七八八。

    哦,不对,不能这么说。应当说,她早已慢慢的接受了这些事情,开始逐渐适应起来。

    因撕裂空间之术对化神来说消耗很大,因此入虚整整恢复了二十年才开始重新布置,准备带他们离开这里。当阵法布置好之后,他忽然开口询问净璃下一步的计划。

    其实,入虚并没有想过要这么早就告知净璃真相。在他将净璃接到灵级界时,就知道总会有这么一天,但他原本想的是更晚一些,至少也要等她结婴之后,却没有想到,他帮助兮秀寻找他的师弟顺便解决守墓人一事时,竟然会与她在此处重逢。

    且,她当时正从凤冢出来。

    于是入虚做了决定,他决定顺其自然,既然遇上了,她也已经知道了,便没有再瞒下去的必要。虽然对一个阅历不够的女孩来说,这也或许有些难以接受,但这是迟早的事情。

    他原本也很担心净璃的接受问题,一直观察着她,直到确定她适应的很好,才逐渐放心下来。让她更早一点的知道这些,也能够让她更早的开始准备,不至于太过没有危机感。作为凤族的后人,当年的幕后之人说不定还会再度找来,而她需要让自己时刻警醒,才能够更好的生存下去。

    不论是实念法师还是含定法师,甚至是致虚神君,他们从来都没有想过要让这个孩子承担那么多,他们只是希望能够让她更好的活下来。如果当真是想要让她做些什么,又怎么会从一开始就放任。而是会从找到她的那一刻,就将她牢牢地掌握在手中,督促指导她的修行修炼,让她早日成长。

    这个道理,净璃也已经想明白了,因此她才逐渐恢复了往日的心态。

    净璃看了看腰上悬挂的那玉佩,想了想,答道:“先找个地方好好修炼吧,如果可以,我想先结丹。”在兮秀的指点之下,她终于在离开之前筑基圆满了,下一步便是历练准备结丹。可她之前并没有想到自己会在一个地方一待就是几十年,因此没有做好结丹的准备,如今有些急迫。

    “也好,既然……”入虚点了点头,正要再说什么,却被兮秀打断了。

    “苏姑娘,要不要来清玄门?”兮秀忽然开口询问。

    “对对,苏道友是致虚神君的血缘晚辈,又是道修,不如就到我们清玄门来吧。”听到兮秀的提议,林少卿眼前一亮。

    自从兮秀与入虚到来之后,他就一直没找到机会与净璃好好地聊一聊,虽然有心替她分担,却总是被大师兄时刻关注,实在是找不到机会。如今兮秀提出这个建议,简直说到了林少卿的心坎里。

    净璃若是进了清玄门,那便是清玄门弟子,有门派做后盾,总也要好一些,最重要的是,他也可以更加光明正大的与她多接触。

    净璃看了看兮秀又看了看林少卿,也觉得有些心动,于是答道:“先让我想一想吧。”有门派自然是很好的,可她自由惯了,也不知道能不能适应。

    “既然如此,还是先离开这里。”入虚从怀中拿出了一个瓶子,对一直等在旁边的蝶衣道,“先进来吧,你的身体特殊些,不知道能不能够承受撕裂空间的力量。”

    这瓶子正是兮卿曾经用过的,后来落到张青的手中,又辗转到了林少卿的手上。此物原本就是实念法师为了蝶衣而准备,却被兮卿偷走了。可兮卿只知道这东西与守墓人有关,研究了许久也不知道该如何使用,后来还不小心让蝶衣误以为这是兮卿特意为她准备的。

    当然,蝶衣刚刚知道此事之后,将兮卿痛骂了一顿,勉强算是消了消怨气。兮卿偷听到了自家师父与入虚的师父的只言片语,产生了一些误会,才会导致了后来的事情。只是她大概没有想到,事情比自己所想的更加难办,而且,她的师父与师兄也并没有来救她。

    蝶衣看了看那熟悉的瓶子,又看了一眼净璃,忽然对入虚说道:“你们等一会儿好不好,我将苏净璃带走一会儿。”

    说完她拉住净璃的手,说道:“跟我来。”

    净璃操作着素罗紧紧跟在蝶衣的身后,随蝶衣停留在了一处破败的小房子前。那房子就是当年楚天住过的地方,而房子的顶部,是一块椭圆形的圆石,这里她与林少卿曾来过好几次。

    蝶衣指着房顶的那块圆石,说道:“你把那东西带走吧。”

    圆石上清晰可见的“祈愿”二字,证实了此处正是兮卿葬身之处。

    净璃疑惑的看着蝶衣,不解她的意思。蝶衣盯着那石头瘪了瘪嘴,眼睛有点红,她用带着鼻音的声音强调道:“装起来带走啊,这块石头又不重。”

    呃,关键是你让我装这个石头是要干什么啊?

    净璃依然用那种“我不懂”的眼神看着蝶衣,主要是上一次蝶衣让她装着某个东西的时候,就夺走了她最喜欢的那个储物袋,因此这一次她轻易不会上当了。

    她又看了一眼蝶衣腰上的储物袋,那意思便是,要带你自己带着也可以啊。

    蝶衣接到净璃的眼神,深吸了一口气,强调道:“这有什么可怀疑的,我这可是给了你一个巨大的机缘。你知道这是什么吗?”

    见净璃摇头,她又继续说道:“真是一群没见识的,这是一块灵允石。”这些人从这里来来往往,竟然无人认识,真是可怜。

    “灵允石是什么?”

    “灵允石就是灵允石啊。”

    “我的意思是,灵允石能够做什么?”主要是这块圆石究竟有什么用。

    “用来画符啊。”蝶衣努了努嘴,示意净璃看看那画到一般的灵符,“兮卿也知道这件事,不过她没能画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