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修真小说> 素心问仙> 第三四三章 凤冢

第三四三章 凤冢

    A ,最快更新素心问仙最新章节!

    “何人欲入凤冢?”绿色的虚影忽然从天而降,蝶衣似笑非笑的立在白玉石墙前,恰好挡住了前路。伴随着咔嗒咔嗒机关移动的声响,白玉石墙一分为二,露出了漆黑的通道。

    净璃轻吐一口气,道:“你骗我们。”她之前分明说自己入不了峡谷,会因神魔之气太浓而爆体,此刻却出现在了这里。

    “何人欲入凤冢?”蝶衣并不理会净璃的抱怨,语气颇为郑重的又问了一句。可那似笑非笑的表情,实在让人不愉,那意思似是在说,就是逗着你们玩玩,你们又能奈我何。

    幸好净璃此时已端正了心态,也懒得与她多计较,答道:“凤族后裔苏净璃,欲入凤冢一探。”

    “所为何事?”

    所为何事?她哪里知道所为何事,分明是成就和这蝶衣狼狈为奸将她引诱至此的。

    此时,净璃方才察觉自己或许早已经受骗了,从她将钵盂交给成就,而成就“恰巧”将她带到登天门开启处起,就注定了此刻。

    她虽内心抱怨不已,但事已至此,也懒得再去追究前因,至于那叛徒灵宠,就等它醒了再好好“教育”,她朗声答道:“寻祖辈遗踪,解身世之谜。”

    她从哪里来,又为何要来到这里,且听祖先们给个准话,是有遗愿需要她去做,还是有仇要让她报,反正这次若是不听,下次还要再纠缠。如果这真是天命,若是好的。她便顺从的去接受也没什么,若是差的,也要先做些准备,不能坐以待毙,这些就是净璃目前的想法。

    “吾观你表情,似是心有不满?若是不愿,此时放弃也不晚。”蝶衣身姿端庄的立在半空中,用审视的眼光俯视着净璃,颇为庄重严肃。

    “你有完没完啊?再不让我进去我真要走了!”净璃瞪了装腔作势没尽头的某人一眼,双手叉腰。做出转身就要走的架势。又不是第一次见面。就算蝶衣的真实背景她不熟悉,可两人毕竟也在山洞里相伴了几年,何必还要故作姿态。

    一会儿一张脸一个态度,莫非是个精神分裂吗?短短的几秒钟。净璃已经已经在心里完成了对蝶衣从头到脚由内到外的一次咒骂。

    “哎哎。别啊。进去吧进去吧。”蝶衣忙伸手阻拦,又抱怨道,“脾气怎么这么大。我逗逗你嘛,我等了这么多年,才等到有人进去,总要尽责履职一下的。”

    净璃翻了个白眼,一副不甘不愿的样子被蝶衣拖了进去。

    “所以你到底是什么人?”净璃一边走,一边貌似不经意的询问。

    “我是这里的守墓人,不过我之前对你们说的也不是谎话。招魂瓮破裂之后,我成了游魂,遇到个和尚,那和尚问我想不想修成灵体,你也知道的,楚天为了复活我费了那么多心思,我哪里舍得抛下他去投胎,所以一不小心就入了那和尚的圈套,做了这里的守墓人。”既然苏净璃已经准备要进入凤冢,自己的身份也没什么好隐瞒的,蝶衣便干脆都说了,况且在这之前,她真的算不上是欺骗他们。

    “那,林少卿那位死掉的四师姐又是怎么回事?”

    在前面快步走着的蝶衣已经停下了脚步,她听到净璃的疑问,先是沉默了几秒,然后回头将净璃拽到自己的前面,指着墙上固定着的一个灯盏,对净璃说道:“放血,把血放到灯盏里。”

    净璃听话的将手划破了一个口子,鲜血滴落在了那成三角形的灯盏中。

    “你还未回答我的问题……啊!”趁着放血的时间,净璃正要扭头再与蝶衣说说,忽然被重重的一推,向前踉跄两步,恰好穿过了刚刚打开了的门缝。

    门缝只能容一人进入,且待净璃稳定好重心再找蝶衣时,门缝已经开始重新合上。

    “等你出来我再告诉你他那师姐的事情。”

    只听到这一句,蝶衣的身影便消失在了眼前,两边的门重新合在了一起。

    净璃走回到门前,又在周围找了找,并没有看到与刚才那三角形灯盏类似的东西,她伸手拍了拍门,没有任何反应。

    “喂,我该如何出去?”净璃高声询问,可惜对面并未传来回答。

    她正低头沉思该怎么办时,忽然听到了东西碰撞的清脆声响传来,那声音似乎离得有点远,像是琉璃石相撞的声响。

    “六筒!”净璃正寻声而去,忽然听到中气十足的一苍老男声传来,吓了她一跳。

    此处竟然有人!

    “胡了,胡了。”又一甜美的女声传来,伴随着咯咯的笑声和之前那男声的唉声叹气,传来了大量琉璃石碰撞的声音,叮叮咚咚甚是好听。

    净璃却并没有心思享受这声音,她头皮一紧,想起了蝶衣说此处是什么地方来着,“凤冢”?莫不是这里还住着许多鬼。她忽然觉得有些冷,不由得打了个哆嗦。

    她悄声沿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缓慢前进,随着她逐渐的接近,声音越来越嘈杂,且绝不是一两个人,因有那琉璃碰撞的声响不时出现,掩盖了其他的声音,她无法判断出具体人数,只知道至少也有十人以上。

    绕过一个拐角,视线豁然开朗,眼前是一个空旷的大厅,依然是青玉铺路,灵石做灯,若是以当世的眼光来看,这里称得上是富丽堂皇。

    最奇特的是,厅内摆着三张方桌,每一方都坐着一个人,有男有女有老有少,恰好坐满,其中一方一个娇媚的年轻女子旁边还蹲着一个小男孩,看起来大约七八岁,共有十三个人。

    这十三人全部都聚精会神的盯着面前的桌子,桌子上摆放着大量的琉璃石块,有一块块规律的码放在他们身前的,也有散落在桌子中央的。

    “胡了!”那娇媚的年轻女子兴奋的一叫,小男孩立刻举起双手与她一同欢呼,而与她同桌的其他三人纷纷叹声叹气将自己面前码着的琉璃石块推到了桌子中央,大量的琉璃石块碰撞到一起,发出叮咚的声响。

    原来那声音是这样发出来的。只是,那是何物?(。)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