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修真小说> 素心问仙> 第三三五章 守墓人

第三三五章 守墓人

    A ,最快更新素心问仙最新章节!

    兮秀走出传送阵,便站在了原地,这里即便是他也不方便随意走动,因此只能站在此处等待。远处的钟声悠远宁静,在整个灵级界,如今也只有在这里才能够听到这样的钟声了。

    一片绿色的菩提叶从远处飘来,不紧不慢,逐渐飘到了兮秀的身边。

    入虚从菩提叶上走下来,双手合十与兮秀施礼,温和的招呼道:“好久不见,恭喜化神。”

    兮秀同样双手合十,回了个礼,道:“好久不见,又要来麻烦法师了。”

    “贫僧自当竭力相助。”入虚点了点头,挪开身子,露出站在自己身后的人,道:“无诤,与空城山兮秀真君见礼。”

    无诤上前两步,向兮秀施礼,便听入虚又介绍道:“无诤,我的弟子。”

    兮秀疑惑的看了一眼,只见那小和尚眉目清秀,眼神纯善温和,修为虽只有筑基圆满,但有入虚的指导,未来可期。他点了点头,问道:“这便是下一任守墓人吗?”入虚这一支一直担负着独特的使命,他的弟子自然就是接班之人。

    入虚笑了笑,摇头道:“倘若不出意外地话,已经不需要下一任守墓人了。”

    兮秀虽然有些吃惊,但终究没有表现在脸上,他只是沉吟了片刻,问道:“已经找到了吗?那么,这位莫非是传说中的那一位?”兮秀投向无诤的视线中带上了一丝敬畏。虽然今日还是个后辈,但或许明日再相见时,就是自己只能仰视的人了。

    无诤微闭双目,双手合十,仿佛并未感受到兮秀审视的目光。

    “这么说的话,我来的倒是巧了。”见入虚默认了他的推测,兮秀长舒了一口气,他原本还有些担心此事不成,此时知道那人已经出现,那么登天门的事情便有了缓和的余地。

    入虚轻笑道:“兮秀道长莫非又有师妹入了登天门吗?”

    饶是兮秀平日里一副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镇定。今日在相交多年的老熟人调侃的语气下,脸也微微有些红,他道:“是我那位行九的师弟。”多余的话他也说不出,任他如何解释都无济于事。人关在里面就是事实。

    “行九,莫非是与圆茂……”空城山尚有三位未化神的弟子,入虚虽都未见过,但行九那位却因为某些缘故久闻大名。

    “正是他。”兮秀点了点头,语气有些无奈。“此事怪我。”

    因灵根相同,兮容一直对兮卿的事情十分关注,此事他早有觉察,之前几次到登天门,也都故意没有带着他,这一次本想着让他锻炼一下,之后便将他支走,却不想还是疏忽了。

    入虚摇了摇头,叹道:“你这人总是喜欢走上极端,当年你那位师妹。知道了太多自己不该知道的事情,如今这位师弟,却又被保护的太好……罢了,你这位师弟虽鲁莽,运气倒是不错,如今约定的时间将至,那孩子也已经找到,你短暂的进去一下也无妨。”

    “那就麻烦法师了。”入虚的话,他无力反驳。兮卿的死已经是他们的疏忽所致,若是兮容也不能救。他该如何与师父交代。幸好约定的时间将至,兮容尚有一线生机。

    *

    此时,本名林少卿,道号兮容的某人并不知自己给师兄所造成的麻烦。只是皱着眉看着峡谷中的神魔之气,头有些昏沉。

    蝶衣在周围飘来飘去的碎碎念着,大意就是怎么会这样,还让不让鬼活了之类的,再有便是指责林少卿一定做了些什么。

    净璃看着逐渐接近的密密麻麻的燕群,忍不住捅了捅林少卿。道:“我们先走吧,若是与燕群撞上,恐怕会有麻烦。这神魔之气现在还只在峡谷中并未溢出来,离所谓的风暴时间也还有六十多年,我们难不成要一直在这里浪费时间吗?”

    林少卿被蝶衣念得正烦躁,经净璃提醒,才冷静了些,决定绕开燕群来的方向,往回走。

    “你说这是怎么回事?”不知为何,蝶衣没有跟上来,只余下两人时,净璃忍不住出声询问。

    林少卿并未开口回答,只是摇了摇头。

    过了一会儿,他才说道:“不要多想,莫非你相信她之前所说的与她一起躲在峡谷中就能活下来的鬼话吗?我虽然从未见过四师姐,可也知道能够修行到元婴的人一定都是惜命的,如果这条路当真行得通,她绝不会轻易赴死。”他这几年来不断的奔波,依然是在研究四师姐的事情,他更相信自己的师姐,而不是一个陌生的游魂。

    “可不是鬼话吗?她就是一只鬼啊。”本应该是紧张的时候,净璃却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她被林少卿逗笑了。

    笑过之后,便冷静了一些。是啊,当初就说了的,蝶衣的话信不得,但她也不知为何,潜移默化的似乎就相信了。莫非是因为这几年总与她朝夕相处吗?

    蝶衣站在半空中,看着那两人离开的方向,眼神空洞。四周是拍打着翅膀的燕子,这其中最大的一只燕子慢慢靠近了她,将大脑袋弯下来,拱了拱她的身子。

    蝶衣抚摸着那只燕子的头,问道:“怕吗?莫怕。”

    过了一会儿,又道:“还是应该怕的,等我走了,也不知道你们的出路在哪里。你是只鸟,应该更有感觉吧,那个女的身上有那种气味,跟这里很像的气味,不过她自己似乎毫无所觉。”

    那燕子抬了抬头,更加用力的拱了拱。

    “我怕她?才不会呢,与我有约定的又不是她,她要做什么跟我一点关系都没有,你看我这段时间关心过她的事情吗?让我在这里做守墓人的是个老和尚,而且我现在也不怕那个老和尚了。只是可惜了你们,我尚且能够离开,你们呢,你们一定不会被准许离开这里的。不过也没什么,你修炼了这么久才有了这一点点的灵智,有什么意思,还是早些死了,投了人胎吧。不过,人胎奸诈狡猾,投个魔胎也不错,若是还是要做兽,还是做个灵狐好一些……”蝶衣絮絮叨叨的念着,像是在告别。(。)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