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修真小说> 素心问仙> 第二八零章 匕首

第二八零章 匕首

    A ,最快更新素心问仙最新章节!

    净璃坐在久违的钵盂中,拍了拍那熟悉的铜壁,十分满足,那原本裂缝了的地方已经被修补好,看起来完美无缺。而且,不但钵盂修好了,她还得了一个新物件。

    此时净璃正举着一把匕首研究,这匕首的刀刃在阳光下闪着银光,柄部挂着一个有些老旧的黄穗,外表看似十分普通,再不复之前刺入“奉珠”体内时金光闪闪的模样。

    她被圆茂重新带回城主府之后,便厚着脸皮拿着钵盂去找慧远帮忙,慧远却说自己不擅长炼器,又去求了他的师父,仍是那位圆茂法师。毕竟是元婴法师,对各种东西都多少了解一些,修个法器还是能够修好的,便应下了。只是,却让慧远来问她,毁了这钵盂的是什么,她便又将那巨斧拿了出来。

    这怪斧比较邪性原本就不是她能够驾驭的,本打算在姜笠灵界找个合适的地方卖掉,却忘记了,一直拖到现在。

    慧远见那巨斧邪气很重,干脆直接带去给他师父看。后来便将这把匕首交给了她,解释说,那巨斧上满是冤魂,被他师父超度之后就变成了一把普通的斧子不能还给她了,这匕首算是与那巨斧交换的。

    刚看到匕首时,净璃是很兴奋的。此物是实睢用来偷袭的东西,她认得。竟然这么容易就送给了她,元婴法师就是大方……

    可与净璃的兴奋不同的是,慧远却是一头雾水。这匕首,本是从戒律堂流落出去的,应当收回,师父怎么就这样送了人?也不知自家师父送出这匕首是何意。但既然让他送,他便只好送了。

    净璃却不知道这些,还以为真的是补偿她那把巨斧的。她挥舞着这匕首,觉得颇为顺手,唯一的缺点就是,这东西现在看起来就只是普通的匕首,没有品阶也看不出该如何使用才能发挥出伤到元婴的威力。

    实睢的杀手锏是此物。冯震则是那个九珠环。九珠环如此厉害,这匕首应当也不输吧?

    “来来,成就你过来。”净璃招呼正趴在她脚边睡觉的成就。

    “做什么?”成就嘟囔着。靠近了些,不知自家主人这是又要做些什么。

    净璃拎起成就的脖子,将它拉近自己,然后手起刀落。它头顶的毛发立刻被削掉了大半,削出了一个坑。嗯。确实锋利。

    成就尚不知发生了什么,直到看到空中飞舞的白毛,方才察觉不对,大叫道:“你做什么!”它伸出两只前爪。试图摸一摸自己的头顶,奈何手太短头太大,根本不知头顶发生了什么。呜呜。它一定成了个秃子!像那群和尚一样!

    净璃有些纠结,心道。难道真的要作为普通的匕首使用吗?她曾经试图滴血认主,可这匕首没有半点反应,不能认主,又不知该如何让它如之前那样发出金色的光芒,只能暂时先算这样,日后再计较。

    净璃拍了拍成就的脑袋,安抚着依然暴躁的它,道:“不用担心,只是有个坑而已,过一阵子就会长起来的。这附近又没有母貔貅,你再英俊也没人看。乖,钵盂交给你操作,别走错了方向。”喝了她那么多血才筑基,总要派上些用场才是,净璃潇洒的准备躲个清闲。

    这一次,他们没有设定明确的目的地,暂时随意的游历。

    盘奇走了,在知道谢蒙已经得救且依然遵守承诺要等他元婴时再来拿回眼睛后,与净璃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大家只是临时的同伴而已,分别是自然地。

    实睢死了,即便是慧远及时将那双不属于他的眼睛挖了出来,依然没能制住他身体的腐烂,而冯震一直昏迷着,至于“奉珠”更是不知被弄到了何处。

    这之后,据说那位能够处理九珠环的人到了,慧远便听从师命带着在昏迷中被重新剃了光头的莫仇先行离开,只余下圆茂和净璃。净璃在城主府没了伙伴,觉得有些无聊。当然,最主要原因是,据说那个通缉她的玉仙园的主人,也暂时住在城主府里,前些日子有事出门,这就快回来了,她便决定三十六计走为上计。

    咔咔,正闭目养神时,忽然两声奇怪的响声,净璃只觉得钵盂略微抖了抖,停了下来。她疑惑的抬起头,看向成就,问道:“怎么了?”

    还未等成就回答,便听到下方传来一个二愣子的大吼声,那声音喊道:“师兄,那大碗停了!快抓住它!”

    大碗?麻烦有点见识,这是钵盂……净璃默默吐槽。

    难道又遇上问题了?她记得慧远有说,最近正是登天门打开前夕,在这段时间,除了魔修也会有少数道修或佛修出现,姜笠灵界对此事也有一些默契,并不会在此时轻易出手,因此她才会大着胆子用了这有些惹眼的钵盂。

    净璃疑惑的从钵盂中冒出头,试探性的喊道:“道友有何事?”

    “娘啊,有人!”正在从地面向上飞的二愣子,忽然见一个人头出现在碗沿,吓了一跳,大叫着险些从自己的飞行法器上跌落下去。幸而自他身后有一少年也飞了上来,顺手扶了他一下,才不至于丢脸。

    当然有人,难不成法器自己会飞吗?筑基期连这点见识都没有。

    净璃心里虽然吐槽不断,但还是迎上去客气的行了个礼,继而又语气不善的问道:“此处乃是公共区域,不知两位出手阻拦是何意?”客气是不想惹麻烦,而语气不善则是为了表明自己的不快,这样阻拦别人,是十分不礼貌的。

    “这位道友难道不是冲着登天门来的吗?竟不知这里的规矩?”那后来跟上来的少年冲净璃点了点头,语气还算客气,但大概是觉得她的行为奇怪,看她的眼神很怪异。

    登天门?她并没有打算去登天门啊?净璃迷惑的眨了眨眼睛。

    接触到净璃迷惑的眼神,少年试探性的解释道:“道友,此处乃青淀洼,是这一次登天门的开启之处,方圆百里之内,禁止飞行入内。”

    青淀洼?怎么会走到青淀洼来了?

    净璃看向旁边的罪魁祸首,某罪魁祸首无辜的解释道:“我迷路了。”所以就胡乱飞的……(。)

    ps:今日一更……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