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修真小说> 素心问仙> 第一二三章 自讨苦吃

第一二三章 自讨苦吃

    A ,最快更新素心问仙最新章节!

    她说过的每一句话,竟然都被人记得,这个余相道,想来当年就已经惦记上她了。净璃默默地在心中诅咒。

    余相道的确从一开始就惦记上净璃了,此事却也不能全怪余相道,因为“隐修”原本就是个独特的存在。净璃当时一味地解释自己不通世事的原因,没有想太多,可别人却记在了心上。

    这世上,什么人才被称为隐修,什么人才会开始选择隐修?

    修为低时,需经过足够的历练,需与人交流学习才能够继续修行,因此练气和筑基修士是不可能成为隐修的,至少要到结丹之后,对修炼有了更高的理解,又有漫长的寿命可以挥霍,这时才能够真正的成为一个隐修,因此隐修至少是结丹期。

    净璃无意中让其他人都以为她有一位至少是结丹期的师父,而且这师父还已经死了。对绝大多数小修士来说,结丹期手指头里漏出来的也是好东西,她既然继承了师父的衣钵,手上能没有压箱底的好东西吗?

    净璃此时尚不知道自己当时犯过的错,但她还是本能的反驳道:“江道友,你不觉得自己很蠢吗?余相道说什么你就信什么,我若是当真有什么好东西,还会与你们和谈?我还需要怕你们吗?”

    当然,她还真的不怕他们,只是若要杀了余相道,她不能一味躲着,必须先对上。

    话音一落,不等两人反应过来,净璃立刻出手,一张火灵符冲着江北而去,江北的声音早已暴露了自己的位置。

    江北一直小心戒备着,火灵符划破浓雾而来时,他立刻警惕准备迎战,可惜他只听到了利器破空的声音,并不清楚净璃扔出的是什么,因此他是用自己的罗盘去挡的。此时罗盘绽放出异样的光芒,不复原本的平凡模样,品相竟然隐隐接近法器。对于寻常机缘一般的练气修士来说,这样的东西已经极其难得了。

    火灵符与罗盘发出碰撞。一道火光升起。

    火光穿破浓雾,盘奇看清火光所在的方向,举剑跳了过去。

    听到有人接近自己的身边,江北下意识的一躲,盘奇已经跃到了他的面前。与他对上了。

    “盘道友!”江北这时也意识到,那火灵符其实是一个暗号,是告诉在雾中看不清方向的盘奇他的准确方位,“盘道友,我们谈谈。”

    江北一边接盘奇的攻击,一边镇定的交谈,可惜盘奇半点没有跟他谈话的意思,只是一味地攻击。剑修的攻击何其霸道,即使盘奇尚未领悟剑意,也足够让江北无暇顾及其他。

    余相道自然也听到了江北的叫声。他连忙跟着一起喊道:“盘道友,你有所不知,这苏净璃……啊!”

    净璃一个火球扔过去,直接打断了余相道的话。她早就发现了,这余相道迟钝得很,在浓雾中根本看不清方向,全靠江北的指引,而江北能判断她的方位,却不清楚盘奇在哪里。

    因此她假意逃跑,降低两人的警戒心。又对话拖延时间,让他们误以为盘奇并不在她身边,然后由盘奇去牵制住江北,她凭借自己过人的听力。对上了余相道。

    她与余相道修为相当,但余相道比她年纪大,历练也多,单从攻击上来说,他比净璃更加的有优势。净璃虽然身怀宝物,奈何都是防御型的。那琉璃珠子又只适合奇袭,真正打斗起来威力有限,因此她全靠法术和灵符攻击。

    幸好她以往基础打得好,法术用的十分熟练,又有灵符作为辅助,让余相道一直只能狼狈应付。

    “苏净璃!”盘奇突然喊了一声。

    净璃抽出一张灵符冲着某个方向扔出,很快那个地方再次爆发出火光,盘奇顺着那方向再次追上了江北。

    这是他们二人定好了的,盘奇一叫她的名字,就表明江北又躲进了雾中,此时就由净璃来指出方向。

    余相道眸光一闪,寻到了机会。一道金光在净璃头顶闪过,金色的灵网自上而下试图将她包裹其中。

    是入门测试时他用的那东西!净璃几个法术扔出,却发现那灵网竟然丝毫不为所动,依然朝着自己逼来,是个法器!这臭老头这是害过多少人啊,身上居然有法器。

    眼见那灵网就要将自己包裹住,净璃情急之下拿出钵盂用碗底朝着灵网砸去,钵盂也是一法器,因此灵网与之相撞,立刻缩了一下。

    有用!净璃干脆用钵盂的底部冲着那灵网一通乱砸,灵网就如同有触觉一样,不停的收缩。余相道虽看不清净璃与灵网打斗的情况,但灵网毕竟是他的法宝,有所感应,这算是他的杀手锏,却效果不明显,因此有些着急。

    他强令灵网坚持住,不断向净璃的头顶收缩逼近,看着那灵网逐渐将自己包裹住,净璃干脆让钵盂变大,然后拿住碗沿用底部狠狠的一砸,那灵网遭受了重击,猛地脱离控制向外飞去。

    余相道脸色苍白的将灵网收回后,发现又失去了净璃的踪迹,他额头上的汗开始不停地流出。

    此时的净璃正拿着那钵盂仔细端详,今日发现此物新的妙用,这东西还可以当做锤子。

    余相道站在浓雾中一动不敢动,身边还有打斗声传来,他知道,那是江北和盘奇在对峙,苏净璃正在虎视眈眈的等着他。此时的他,完全是一种侥幸心理,他想,那苏净璃不是靠着声音判断位置嘛,只要他不出声音……

    砰地一声,余相道的头上开了一个血洞,他瞪大了眼睛,脑子里想的还是“只要自己不发出声音……”。

    净璃厌恶的啧了一声,往后跳了两步,防止血溅到自己身上。等到余相道倒地不起,她三步并作两步的走上前去,在他身上摸了两圈,然后将储物袋全部拿到了手上。

    临走时,净璃想了想,拍了拍这倒霉蛋的胸部,说道:“你怎么这么笨啊,你呼吸声又短又急,我想假装听不见都不行。”世上就是有那么多的蠢人,明知道她耳力惊人,偏偏要挑这种全靠耳朵打架的地方,这不是自讨苦吃嘛。

    净璃摸了摸自己搜刮来的储物袋,叹了两声,“真穷真穷”,才慢慢的向着江北和盘奇的方向而去。

    …………我是羞涩的分割线…………

    嘻嘻,还是晚上更新,没存稿,都是晚上现码现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