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修真小说> 素心问仙> 第一二二章 总被惦记

第一二二章 总被惦记

    A ,最快更新素心问仙最新章节!

    看着江北似笑非笑的眼神,余相道狠狠在心中咒骂了一句,只得做出让步,此时他虽隐约觉得自己是与虎谋皮,可惜后悔也来不及了,只得继续。

    余相道妥协之后,江北这才顺着香味开始寻找。这追踪香是他的秘技,上山之前,就偷偷在苏净璃的身上抹上了,这种味道常人闻不到,只有他才能用特殊的方法辨别出来。

    江北不紧不慢的走着,不久,在一棵树下停下了脚步。他抬起头沿着树干向上看,虽说只看到消失在雾中的树干,他还是十分笃定的笑了笑,说道:“苏道友,下来吧,别逼我砍了这棵好树。再经万年,它亦可以修炼成型的。”

    此时蹲在树上的净璃已经百分百确定,自己身上一定是有什么东西能够让他们找到自己,只是除了那传音石,她一时还想不起其他的。

    “江北,你在我身上做了什么手脚。”净璃蹲在树枝上,看着树下的白雾茫茫,但她知道江北就在那里。

    树下的江北笑而不语,等了一会儿也不见有人说话,方才想起,哦,雾太厚了,对方看不到自己在笑,一不小心装神秘失败。他只好悻悻的说道:“苏道友身上的味道实在是太好闻了,不论隔得多远,我都要被道友的味道吸引呢。”

    净璃感觉到江北的情绪忽然低落了一下,却不知道他莫名的在低落什么。

    举着袖子左闻右闻,上闻下闻,那里有味啊?她下意识的看了眼旁边的盘奇,问道:“闻到了吗?”盘奇摇了摇头,看样子江北用的应该是某些特殊的香。

    “江北,既然撕破了脸皮也就不要装了,直说吧,你们想要什么?我可不值五千灵石,让你们舍了那貔貅来抓我。”净璃故意转移了话题。

    江北呵呵一笑,答道:“这就不劳苏道友操心了。该有的我们自然会有。”

    此时,千米之外,石晖正小心翼翼的捧着一只粉嘟嘟的小兽傻笑。

    他与江道友找到了一只母兽,那母兽很快就生产了。恰好是双生子,因此他们成功的拿到了那只被遗弃的小崽。他想要告知其他人这个好消息,却发现传音石没了反应。江道友让他在这里保护小兽,自己去找其他人,他自然是乐意的。

    尽管江北从那一日起就再没有回来。但他半点都不担心,因为他现在满脑子都只想着如何让这小兽活下来,哪里还有心情想其他。

    石晖在那里傻乐时,不远处的净璃,脸色却十分的不好。她坐在树杈上,手上拿着的是海伯分发下来的宋家令牌。

    就在刚刚,盘奇试图捏碎自己的令牌,可惜那令牌没有半点反应,净璃将自己的拿出来之后,发现自己的令牌也是被做过手脚的。

    她皱眉想了想。开口问道:“江道友,你我都是宋家的请来的,那位海伯可是说了禁止内斗,你当真要如此吗?”

    江北噗嗤一声笑了出来,答道;“哦?苏道友,已经发现令牌有问题了吗?”这就是说他承认令牌是自己做了手脚。

    不等净璃回答,又继续说道;“苏道友恐怕不知道吧,那位海伯其实是七年前才投靠了宋家,他对大雾的事情并不清楚。其实,每次大雾到来。碧峡山总要死些人,到时,我只需要说你在大雾中不辨方向出了意外,没有人会追究的。”

    “其他人或许不会追究。可我与宋明玉小姐关系匪浅,她若是知道了恐怕不会轻易放过你。”

    “哈哈,苏道友,人家宋小姐看你吃饭有趣,图个乐子罢了,你还当真要往脸上贴金啊。”这些事情江北早已打探的清清楚楚。他不是轻易被人蛊惑的人,从不冲动行事。

    净璃神色不变,扭过头对着盘奇耳语了一阵,见盘奇点头,心中松了一口气。

    今日,余相道既然又要招惹她,她就没打算让他活着回去。看今日,几乎都是江北在说话,就知道余相道又让出了不少利益让对方动心,这人真是太过恶心也太过猥琐。明明是他自己坏心眼,却宁愿让出利益让别人来出头,大约他还觉得自己很聪明,其实只是让人作呕罢了。

    净璃佯装被揭穿后受到惊吓,语气微微颤抖的问道:“江北、余相道,你们也未免太自信了吧,别忘了,还有盘道友在,若是真的打起来谁输谁赢还不知道呢。”

    “盘道友现在何处?”缩头乌龟余相道终于开口说话了。只要见到盘奇,他就有自信将盘奇拉到自己的阵营,最起码也能够让他不参与此事。他凭着三寸不烂之舌拉拢过多少人,从来不曾失败过。

    “盘道友已经先去准备绞杀你们的陷阱了。”净璃话音一落,拽住隔壁树的一截树杈荡到了另一棵树上,开始灵敏的在树间穿梭。

    盘奇看着那荡进雾中的身影,忍不住额头几道黑线,真是不走寻常路啊,难不成这苏道友是个猴子?

    树枝晃动的声音提醒着树下的两人,目标已经走了。

    “追!”江北不紧不慢地循着香味追了上去。

    半个时辰之后,尽管不能够看到彼此,但是却知道对方就在不远处。

    “怎么?这里就是盘道友设了埋伏的地方吗?”江北察觉到净璃站在原地不再走了,隔着浓雾,他认真的看着净璃所在的方向,仿佛能够看清楚她的一举一动。

    “不,我只是忽然想起来,刚才我的问题你们还没回答呢。你看上了我身上的什么东西,不如让我考虑一下?说不定直接给了你们了。”净璃依靠在巨石上,语气略有软化。

    “你倒是识时务。”江北也不隐瞒,“听闻苏道友有一本功法,能够修炼听觉。”

    修炼听觉的功法?净璃有点惊讶。这,这也太莫名其妙了吧。她原本还以为自己不小心暴露了什么,结果人家要的却是她根本没想过的东西。

    定了定神,净璃解释道:“江北,我不知道余相道是怎么蛊惑你的,不过我还是要告诉你,我没有这种功法,我的听觉是天生的。”她没有否认自己听觉过人的事,江北既然确定她有那功法,肯定是试验过她了,而她因为早前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因此并未刻意隐瞒自己这一强项。

    净璃无奈的笑了笑,看样子入门测试的时候余相道就惦记上她了,只是不知道他那时将自己赶出队伍,是不是原本就想着要让她落单以便得到想要的东西。

    “天生的?骗谁呢!”缩头乌龟余相道再次出声了。

    江北自然也不相信,即使是算计别人,他的声音也一如既往的温和,他问道:“苏道友,你一直拖延时间是因为盘奇不想掺合此事,你没了依仗吧?”

    不等净璃讲话,他又说道:“苏道友,听闻你有一位隐修师父,恐怕好东西也不少。所以你不用试图骗我,我还不想放过你这只肥羊,我说过的,我们讨生活的人跟你这种人不同。”(。)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