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修真小说> 素心问仙> 第一一三章 住进宋家(月票加更)

第一一三章 住进宋家(月票加更)

    A ,最快更新素心问仙最新章节!

    “这五谷杂粮都会变成身体里的杂质,于修行不利,因此能少吃自然是要少吃的。”净璃一脸严肃的说道。

    “哈哈,别逗了,苏姐姐,刚才吃东西的时候你可不是这个样子的,我知道,你跟我是同道中人。”宋明玉笑的有些无奈,“其实呢,我这人也没有什么太大的爱好,除了修行,就是吃,可是我又不能多吃,今日我在这里大吃一顿之后,我家老祖宗立刻就会知道,所以我估计又有很长一段时间不能出来了。”

    宋明玉努了努嘴,指了指一直守在自己身边的几个护卫,又道:“若是能像苏姐姐一样自由,该多好啊。”

    净璃听着宋明玉讲话,忽然就想起了她第一次一个人出门的时候,在火燧谷被别人当成了世家出身的傻小姐,她那时候难道就跟宋明玉很像吗?

    宋明玉自认为的万般无奈,在净璃看来都有些可笑。不过是些口腹之欲的事情,根本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管是宋家那管的太宽的老祖宗,还是宋明玉的抱怨,听起来都像是爱护子孙的严厉长者和备受宠溺的小孩子的撒娇任性。

    净璃勉强算是门派出身,虽然也曾见到过如同莫家那样的修仙家族,但是那种寄居在门派中的家族比起真正的修仙世家还有很大的差别,至少,莫家最重视的仍然是资质。但世家却不同,世家更看重的是血脉。

    如宋明玉的资质在同辈人中并不突出,可她是同辈嫡系血脉中最好的一个,这就足够让家族中的全部资源为她倾斜了。如她身边的那几名护卫,在资质上或许比她还要好些,但因为是旁系,只能做了她的护卫。

    净璃不喜欢这样的大小姐,或许是因为嫉妒,总之,她不赞同她们是同道中人这个说法,但她不会找死的说出来。毕竟宋小姐或许打不过她,可那几个筑基的护卫,是实打实的。

    宋明玉只以为净璃是赞同了她,因此十分的开心。直接伸手握住了她的手,问道:“苏姐姐,你现在住在哪里啊,要不要住到我家来?”能有一个与她有共同爱好的人太难得。

    净璃想了想,便点头答应了。

    说实话。她从一开始被宋明玉关注,就存了利用宋明玉的心。保胎符的事情还没有解决,若是那位吴队长带着人追了上来,她只能再次狼狈逃跑。宋明玉是宋家嫡系,受她的邀请住在宋家,待遇想必不会很差,也会十分的安全。

    净璃习惯性的摸了摸手指,心情有些沉重。

    她猜测自己会被追踪,大概是跟李执事有关。只是她尚不清楚保胎符与李执事究竟有什么深层次的关系,当年李执事将那几种灵符送给他们二人时。也并没有特别强调过此物有什么特别的,她害怕的是,若是不搞清楚这里面的联系,会不会什么时候她又不小心暴露了自己。

    李执事临死前给她的那个储物袋中有两本书,一本是一个手札,那手札是介绍灵符的,可那些符字和拆符方法,与现今灵级界流行的符字截然不同,内容之丰富令人咋舌,净璃还没有找到机会认真研究。若是要将那手札吃透,她首先需要放弃现在为止她所学到的有关灵符的所有知识,从头开始,现在时机尚不成熟。

    另一本是关于如何画出越阶灵符的方法。净璃大致看了一下,若是要画一张越阶的灵符,她至少要修养三个月,而且对练气期来说,这并没有什么意义,因为练气期和筑基期能够画出的灵符差距并不算大。因此她也只是收着,并未实践。当然,若是她日后修为高了,元婴就可以画出化神期的灵符,那就是真正的可怕了。

    净璃想起了林彦,林彦对李执事的事情知道多少呢?他从很久以前就开始刻意讨好李执事,说明他多少是知道一些的,但他知道的详细吗?还有馥郁城那吴队长,他又知道多少?她还需要面对什么?她通通都不知道,谜团太多,她已经绕了进去解不开了。

    现在有个地方能让她放下这些思虑好好地休息一下,她是十分愿意的。

    宋家宅院位于城东,作为弥踪城的第一世家,占地面积十分的广阔,从空中看去,气势之恢宏绝绝不是天清山可以相比的。大概,这才是真正有底气的世家气度。

    净璃是坐着宋家护卫驾驶的飞舟进入宋家的,弥踪城不允许修士飞行的规定,在掌权阶层看来,就只是个摆设。同样是仙城,馥郁城就绝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任何人都需要遵守规定,这大概就是人们对仙盟如此信任的原因吧。

    宋明玉刚刚走下飞舟,就被人带走了,临走时她叫净璃先住到客房去,她会抽空再来找她。

    宋家的客房十分偏僻,但灵气十分充裕,大概是因为宋家占据了弥踪城最好的灵脉的缘故,尽管位置相对偏僻,但比起其他地方来说,依然要好很多。

    净璃没想到,她在这里一住就是三个月。

    这一日,净璃正无聊的在客房周围乱转时,忽然碰到了一个熟人。

    “余道友?你怎么在这里?”这熟人竟然是她入门测试时曾遇到过的余相道。

    “苏道友?”余相道看到净璃也十分吃惊。

    两人在入门测试时曾有些不愉快,虽说后来在门派中,他们表面上已经和解,但在此单独见面,难免有些尴尬。净璃无意与余相道过多接触,因此只是简单地寒暄了几句,就回了房间。

    天清山已毁,大家都要各奔前途,当年余相道就对她很有意见,若是这次再爆发冲突,绝不是她所希望的。如今对净璃来说,不确定的事太多,因此,她不想再树新敌。

    可没想到的是,当晚余相道竟然主动来找敲了她房间的门。

    “余道友有何事?”净璃的语气称不上太热情。余相道大概也是知道,但还是厚着脸皮进了屋子。

    “苏道友,今日我是来道歉的。你我当年虽然有些嫌隙,但我们都没能拜入结丹门下,看在我今日诚心致歉的份上,过去的事情就不要再追究了,你看可好?”

    净璃挑了挑眉,有些意外,答道:“余道友说的是什么事,我早已经不记得了。”她的本意是想表达自己并不会追究此事。

    但余相道却不这么想,他见净璃不接招,耐着性子继续说道:“苏道友,我们二人毕竟也曾经是同门,此次应当通力合作才是,怎能让其他人占便宜呢。”

    “合作?什么合作?”净璃迷惑了。

    ………………我是分割线,我依然不用单独交钱…………

    明日的更新会晚一点,别急,好好享受周末,么么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