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修真小说> 素心问仙> 第三十七章

第三十七章

    A ,最快更新素心问仙最新章节!

    風雨小說網,。“要教什么?”净璃跟着慧远走到了一处较为空旷的草地上,她毫不怀疑,慧远要教给她的一定是十分重要的东西。

    慧远转过身,用手指比了比自己,说道:“攻击我。”

    “这最后一项,是要学会怎么攻击别人吗?”净璃眨了眨眼睛,忍不住笑了。

    慧远点了点头:“据我说知正宗的道修为了不留下心魔和因果,不会随意杀人,然而还是有很多走上歪路的修士,不管是被迫还是主动,与人交手都是必须的。练气筑基结丹这些大坎,是很难跨越的,即使是练气大圆满遇上筑基初期的人也是很弱的,你现在是炼气中期,倘若遇到筑基期就要立刻躲避,实在不行就用钵盂暂时躲起来,只是万一遇到有耐性的人,你也不可能在钵盂里躲上一辈子,总要出来的。练气后期也尽量躲避,实在不行就需要挑战需要逃命,因此学些迎敌和保命的手段事必须的,来吧。”他伸出了手,邀请净璃出手。

    净璃却没有立刻贸然出手,而是思索了片刻。佛修最擅长的是防御之术,就像入虚送给自己的都是防御的宝物一样,佛修一般并不贸然出手伤人,容易造成杀孽,因此正面攻击必然不行。她虽然修为比慧远要低,但是她能够隐隐感觉到两人的差距并不是十分巨大,推测他大概相当于练气后期的水平,也就是他所说的可以挑战的范围之内。

    在攻击手段上,她没有攻击性的武器,只有法术可以用,而法术她用的最熟练地就是冰系和火系,冰可以暂缓动作,只有火能够成为主要的攻击手段。又想起戒指里的种子,或许也起到一点点的作用。而且由于修为的差别,灵力的储存有差距,又没有丹药,也就不能持久战,需要尽快打完。

    思索之后,净璃率先出手。她先用一个冰封术直接对着慧远的双脚而去,同时整个人一跃而出,向他急速靠近,手上的火球飞快的一个接一个的扔了出去。

    慧远不闪不避,宽袖一挥,迎面而来的第一个火球立刻转变了运动方向,向着他的脚下飞去,与净璃最先使出的冰封直接撞到了一起,熄灭了,同时冰封术也减弱了威力,只将慧远的一只裤腿冻住。

    此时已经冲到慧远面前的净璃立刻看到了这种情况,遗憾的啧了一声,这两种相克的法术以后不能一起用。

    火系法术已经用的炉火纯青,火球一个又一个的接近慧远,他则用掌心将火球不断推开,反弹到净璃处,看到净璃接近,他一掌将一个火球推到了她的腹部,净璃微微弯腰,向一侧跳去,避开了火球,单手撑地维持平衡。同时手掌从地上抓起一把石子,用火焰将石子包裹起来,回身将燃烧着的石子向慧远掷去。她单手用力撑住地面,围绕着慧远绕圈,另一只手不断地将带着火焰的石子投向他。

    石子火雨细而密,慧远专心的将石子打开,防止石子打到自己的身上。他身上的衣服是有防御作用的,这样的小火并不惧怕,但是这些石子扔出的力量很大,而且都有灵力包裹,如果打到身上还是会有造成一些伤害,如果打到要害部位,还会出现大问题。

    在他专注在石子上时,净璃已经再度接近了他。净璃没有厉害的攻击性武器,法术虽然灵活但是威力不够,要想制住他,只有接近他的脸和脖子这些裸露在外的部位。

    眼看慧远扔专注的避开石子,完全没有注意到身侧逼近的她,她直直的盯着慧远的脖子,单手探出,打算抓住,忽然颈上一凉,她愣在了原地。

    慧远仍然面朝前方将她扔出的最后一点石子打飞,另一只手却握着一把剑放在她的脖子上,剑身散发着冰凉的寒气,显示着自己的不凡。

    “记住,永远不要随便估计对手的实力,他很有可能保留着你所不知道的手段。”慧远冷冷的声音传到了耳朵。

    净璃看着仍然放在脖子上的剑,咬紧了牙根。慧远每一次对她的教训,都会让她感觉到自己的浅薄,也暗恨自己的不争气和不细心。从地级界一路走来,她并没有经历过真正的生死争斗,在地级界她是高手,从不曾害怕,在灵级界,离开须弥山起,慧远就跟随在她身边,一路避开了一些危险,因此她的危险意识变得很低,考虑也过于不周全。

    “谢谢。”净璃拨开颈上的剑,有些消沉,这些日子以来她屡屡遭受打击,虽然并未因此而畏惧了修仙之路,但终归是有些难过和自责,甚至感觉到了自己身上有太多的不足,如果不能改正,都将是她前路上的绊脚石。

    慧远看到她消沉的神色,叹了口气,说道:“并不能完全怪你,旭阳道长离开之后你就一直是自己一个人,对人对事难免有些疏漏,我也是因为得到了师父的指点,才能够更快的体会到这些。灵级界的生活与你以往的生活截然不同,你应当更谦逊更周全一些,才能更好地保护自己。修仙之路原本就很孤独,不会有人一直陪在你身边,你要好自为之。”

    净璃重重的点了点头。

    净璃看着前方背对着自己的身影,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感激:“谢谢你一直代替师父照顾我。”

    慧远淡淡的回头看了她一眼,答道:“并不仅仅是因为旭阳道长。”

    忽然的,净璃兴起了一丝戏谑之心,她追上慧远的步伐,说道:“那是因为什么?难道是因为我,可是道家虽然可以双修,可是你们和尚不能娶妻啊。而且,你看看你,比我还嫩的脸蛋,我都不忍心下手啊。”说着她甚至伸出手心试图碰触慧远白皙的脸蛋。

    慧远忽然停下了脚步,一把打掉了她伸出的爪子,怒气冲冲的看着她说道:“娶妻,哼,你唤我一声爹还差不多。”虽然明知道净璃并不知道当年的事情了,慧远还是莫名的怒气难平,他可是忘不了自己当年遭遇过的心酸和痛苦。

    慧远与旭阳并不是友人的关系,事实上福智与旭阳才是朋友,而慧远则是旭阳托付给福智的人,因为旭阳要一心一意的照顾净璃,又不希望因此而耽误了慧远。说起这件事情来,慧远既是怀念又是气氛。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