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其他小说> 这日子没法过了[综]> 第76章 吹雪包(10)

第76章 吹雪包(10)

    宫九是个路痴!

    他自信满满的出门找叶孤城, 结果不仅没有找到叶孤城,还把自己给弄丢了。

    司蛮盘膝打坐,点星诀滋养内脉,一直到天黑才停止了运功,然后就发现新收的‘义子’不见了, 她连忙出门去找, 宫九脾气古怪, 随心所欲惯了,若是半路有人惹到他, 他可不管你是好人还是坏人。

    最重要的是他的病……

    她可不想让白云城的人认为她的义子是个变·态!

    叶孤城觉得今日心绪烦乱,不适合练剑, 可不练剑又不知干什么好,便如往常一般,出现在这高崖之上,面向大海, 听着惊涛拍岸的声音, 任由海风将自己的衣摆吹得飒飒作响。

    她怎么就活着呢?

    叶孤城的唇抿成一条直线,手里拎着他的剑, 眉心微拧, 一脸严肃。

    当然, 他并不是说她活着不好,只是觉得很神奇, 飞仙岛对来往船只向来把控的很严格, 况且那天还是突降暴雨, 但凡靠近飞仙岛的船全都在第一时间回了码头,毕竟那日的浪实在是太大了。

    后来他也带着一丝幻想让人去查了是否有船救下来一个姑娘,结果自然是没有的。

    现在这位万梅山庄的老夫人居然活着回来了。

    嗯……

    还带回来个儿子。

    真是越想脑子越乱。

    叶孤城原本除了白云城的事务,剩下的时间都是练剑,今天难得浪费一天在别的事情上,海风吹在他的脸上,因为是夜晚,有点凉,他吁了口气,准备回白云城,却不想,一转身就看见司蛮急匆匆的走了过来。

    “西门夫人?”

    “叶城主。”司蛮刚刚就看到一个人影了,只是没想到是叶孤城罢了:“你在这里练剑么?”

    “没有。”

    叶孤城没有解释自己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原因,而是反问道:“你怎么回来这里?”

    “小九不见了,那孩子容易迷路,我出来找他。”

    小九……叫的够亲密的。

    叶孤城莫名有点酸。

    可一想到眼前的西门夫人和自己也没啥关系,酸的毫无理由,他不由得伸手扶住额头,大概是他父亲临死前的话对他的影响力实在太大了吧。

    “我陪你一起找吧。”恢复了正常的叶孤城一脸淡然的走到司蛮身边:“飞仙岛我更熟悉些。”

    “好。”

    叶孤城愿意帮忙那就太好了,司蛮暗暗松了口气。

    两个人从山崖上下去,开始在飞仙岛快速的寻找了起来,十年后的司蛮轻功已经极好了,可飞起来却和叶孤城差不多,不过想想自己的年纪……司蛮有些自闭。

    不过再一想,自己才练了十年武功,又突然有了自信。

    最后,两个人是在白云城外的一处空宅子废弃的花园里找到宫九的,这会儿宫九正双手环胸,一脸怀疑人生的看着天上的月亮。

    “宫九。”

    听到司蛮的声音,宫九顿时惊喜的转过身来,可下一瞬,又看见跟着司蛮后面飞下来的叶孤城,顿时脸色呱唧一声落了下来:“你们怎么会在一起?”

    “当然是出来找你了。”

    司蛮没好气的瞪了他一眼:“明知道自己会迷路还随便跑出来,这人生地不熟的,你也不怕跑丢了。”

    在岛上的时候,她一直是戴着面具的,这会儿面具摘了,这一眼瞪的就格外明显。

    宫九自然是不会生气了,他蹭到司蛮身边:“你会来找我。”

    她才不是担心他才出来找他的,而是害怕哪个不长眼的惹到他被杀了,给飞仙岛惹了麻烦就不好了,司蛮很想翻一个白眼,但是一想到自己现在没戴面具,又将那种蠢蠢欲动的感觉给按捺住了。

    叶孤城自然不会和宫九斗嘴,那有损他的逼格。

    等回到白云城,叶孤城就匆匆离去了,宫九则是和司蛮回了客房。

    “不要随便乱跑。”

    “唔……”

    宫九垂着眼,随意的应了一声,也不知道有没有听见。

    司蛮知道他不是听话的人,冷哼一声:“等回了姑苏,你若还是这样的话,我会通知太平王。”

    宫九突然抬眼,面无表情:“你知道我的身份。”

    司蛮:“……”

    糟了,她忘记宫九从来没说过自己的身份了。

    “吴明告诉我的。”司蛮想也不想的回道:“还记得么?我第一天上岛的时候,你被关进了房间,我被吴明喊出去,回来我就戴上了面罩。”

    越说越理直气壮:“你知道为何么?因为吴明告诉我你是太平王世子,他有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你去做,让我不要分你的心。”说着,司蛮又想到宫九和太平王的误会,干脆夹带私货的说道:“还说什么不能让你知道我知道你是太平王世子,什么你父母之间的误会还有什么的,总之告诫了我许多。”

    “误会?”

    宫九果然注意到了这个词语。

    “你说什么误会?”还是他父母之间的误会。

    他敏锐的察觉到这其中肯定有内幕。

    “额,这我便不知了,或许你可以回去问问你父王,想来你问了,你父王也不会瞒着你,不过,我却觉得吴明说的大约为真,恐怕你父母之间真的有误会也说不定。”

    司蛮说话的时候,一直在看宫九的脸色。

    好在宫九板着一张脸,没有愤怒的迹象,她才语气轻柔的将这句话给说完了。

    她伸手,轻轻的摸了摸宫九的脸:“小九,你……当初为什么会和吴明回岛?”

    宫九抬眸,看向司蛮的脸。

    贴着他脸颊的手温温软软的,像极了记忆中母妃的手。

    司蛮素来很少对宫九做亲密的动作,只有当宫九发病或者愤怒的时候,才会摸摸他的脸安抚他。

    “他……说带我走,我就跟他走了。”

    那时候他刚刚亲眼目睹了父王亲手杀死了母妃,更看着父王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为母亲举行丧礼,他心中有对父王的恨,也有对母妃的思念,他想要为母亲报仇,所以当吴明出现在王府中,他便跟他走了。

    “那你在和吴明走之前,告知你父王了么?”

    宫九一脸怪异的看向司蛮:“当然告知了,就算我走了,世子位也必须是我的。”

    其实他只留书一封便跟着吴明走了。

    他自然是想不告而别的,但吴明说,若他离开久了,太平王有了其他儿子,便会将他忘却脑后,也会将母妃的死忘却脑后,他怎么可能让他那么快活的开始新生活。

    那封信是吴明写的,遣词……颇为激烈。

    想必太平王看了后会无比痛苦。

    司蛮没想到宫九居然还是个在意世子位的,不由得愣住,不过再一想,后来这货好像还策划了造反,太平王本来没有造反之心,后来因为愧疚,就随便儿子闹了,最后更是打入皇宫里去了。

    “小九啊,不如到了姑苏,我让人送你回王府,和你父王好好聊聊?”

    她决定将宫九给掰回正道。

    毕竟是她养了五年的孩子,若是真的因为造反而被咔嚓了,她的心疼死。

    “你要赶我走?”宫九闻言顿时皱眉,脸上浮现怒意,只是那怒意深处,却是委屈。

    “当然不会。”

    司蛮怕宫九又犯病,连忙又把这只手给贴到他脸颊上去,最后干脆捧住他的脸,坚定的看着他的眼睛:“我只是不想你和你父王间有误会罢了。”

    “我和父王间的误会,和你有关系么?”

    宫九狐疑的打量着司蛮的脸。

    他母妃的容颜其实他已经记不太清楚了,只是心底的执念,要为母妃报仇。

    “虽然没关系,但是我也有孩子,是个母亲,若是我的孩子和他父亲有误会的话,我作为母亲会伤心的。”

    并不会!

    司蛮心底疯狂的呐喊着,若是西门吹雪和玉罗刹有误会了,她绝对在旁边拍手叫好,然后抱着箜篌给吹雪包打辅助,争取将玉罗刹给干掉。

    当然,她不会在脸上表现出来,毕竟她要解除宫九和太平王之间的误会。

    “小九,若我是你母妃,看见你如今和你父王变成这样,恐怕眼睛都要哭瞎了,无论真相如何,被蒙在鼓里的感觉并不好。”

    “他杀了我母妃。”宫九的声音很冰冷,往后一抽身,将自己的脸从司蛮手中挪开。

    “那就问清楚为了什么。”

    “若他只是变心呢?”

    “那你就杀了他,我不会阻拦你。”

    宫九顿时沉默了。

    他想过许多报仇的方法,却从未想过杀害他。

    “你陪我回去。”

    司蛮:“……这不太好吧。”等她回了姑苏,自然是要见吹雪包的,总不能刚回去就又往外跑吧。

    “我毕竟是个外人。”

    宫九勾唇,笑的有些邪气:“我不是你‘义’子么?”

    司蛮:“……”

    这算什么,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第二天,叶孤城不仅安排了两辆马车,还安排了四个侍女和十个护卫,一路护送他们回姑苏,司蛮想要回绝,然而宫九是个生活白痴,为了自己不累死累活的做老妈子,司蛮只好接受了。

    好在叶孤城既然这样安排了,自然不会考虑司蛮回绝的问题,在他心目中,司蛮还是十年前那个时刻被四月围着的万梅山庄庄主夫人。

    等司蛮他们出发往渡口去,叶孤城没去送,而是独自站在白云城的门楼上,远眺着渡口的方向。

    他眉心微蹙,不知在思考些什么。

    叶管家跟在他的身后,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你见过我母亲么?”突然,叶孤城开口了。

    “自然是见过老城主夫人的。”叶管家愣了一下,疑惑的看向叶孤城,不知他为何突然问这个问题。

    “那你觉得,母亲比起西门夫人来,如何?”

    叶管家:“……”

    这特么怎么比?!

    人都离开将近二十年了,他早就记不住老城主夫人的模样了好么?

    “自然是老夫人更甚。”但是话还是要说的。

    叶孤城又沉默了。

    只是眉头蹙的更紧了。

    所以西门夫人和他母亲到底有没有关系?

    马车在路上跑了将近三个月才到姑苏,并不是因为路程远,也不是因为速度慢,而是因为宫九这个人的方向感,真的太无敌了,每次有人跳出来或想要打劫,或想要杀人,宫九总是冲的最快的,然后冲出去后,便会迷失在人生的道路上。

    司蛮便会带着一群侍女护卫到处寻找他的踪影,好在宫九也有自知之明,跑偏了便找个高大的树蹲着,等着人找到他,所以这一路上就这么兜兜转转了三个多月。

    万梅山庄在姑苏城外。

    司蛮离开的久了,一时之间竟然想不起来万梅山庄的具体位置了。

    还是叶孤城安排的护卫曾经到姑苏万梅山庄来过,才带着他们顺利的找到了万梅山庄的所在,否则的话,司蛮大约是第一个明知道儿子在姑苏却找不到儿子的母亲了。

    司蛮是半夜到达万梅山庄的,不需要进城的她干脆也没在外面留宿,而是直接带着人上了万梅山庄。

    等到了万梅山庄的门口,司蛮敲了敲门。

    门里很快传来脚步声,紧接着,一个打着呵欠的小厮从里面拉开门:“谁啊?”

    “我找西门吹雪。”司蛮身上披着披风,大大的帽子将她的脸给盖住了,在这夜深人静的时候,颇有几分诡谲的意味。

    “我家庄主不见客。”

    小厮不耐烦的回应道,说着便想要关门。

    “慢。”

    司蛮一把抵住门板:“那你去喊梅管家。”

    “梅管家也不见客。”

    “去喊梅管家。”

    “嘿!我说你这人,什么毛病,你这是哪里么?万梅山庄,不想死的话就给我滚远点,不知道这里不许来人啊。”那小厮的语气不仅满满的都是不耐烦,还带着一分盛气凌人。

    “杀了吧。”

    宫九往前一步,语气清淡的对司蛮说到:“我来动手。”

    那小厮顿时瑟缩了一下,语气也变了:“这里可是万梅山庄,你们想干什么呢?”

    也不知道梅管家是怎么想的,万梅山庄的门子居然是个不会武功的普通人。

    “怎么了?”

    就在小厮哆嗦着快要尿裤子的时候,传来梅管家的声音,小厮顿时仿佛看到了救星:“梅管家,你快来看,有人打上门来了。”

    打上门?

    梅管家愣了一下,然后快步走来。

    却没想到,一下子看见站在人群最前面的那个身影,哪怕这会儿月光不亮,那人还带着兜帽,可梅管家还是意识到了什么。

    司蛮将兜帽取下,露出一张娇妍美丽的脸庞来。

    “梅管家,我回来了。”

    她对着梅管家微微一笑,温柔而端庄。

    “夫……夫人?”

    梅管家素来挂着温和笑意面具的脸此刻也没了笑意,而是不敢置信的瞪大双眼,声音都有些颤抖了:“您,您还活着。”

    “是,我还活着,我回来了。”司蛮点点头。

    “快,快进来。”

    梅管家看见司蛮点了头,才仿佛瞬间醒过神来,立刻打开大门让他们进来了。

    司蛮带着宫九,还有白云城的侍女护卫一起进了万梅山庄,素来平静的万梅山庄,因为这群人的进入,而突然变得热闹了起来,不过,护卫们是进不到深处的,只在最外围就被拦了下来,司蛮也没想带侍女进去,最后,只带了宫九跟着梅管家往深处走。

    “那些是白云城的人,梅管家好好招待他们修整几日,便可让他们回白云城了。”

    “白云城……”

    梅管家走在司蛮身边,目光不停的打量着司蛮,当初夫人便是在飞仙岛失踪的,后来甚至远在西域的玉罗刹都来了一趟,都没能找到司蛮的踪迹,所有人都默认司蛮死了,一直搜寻了将近一个月,才放弃回了姑苏。

    尤其是西门吹雪,虽然看不出来,可他的内心却是很自责的。

    他一直都觉得司蛮之所以会被拍下海,是因为他当初央求司蛮带他去看叶孤城练剑的原因。

    “阿雪呢?”

    司蛮心急想见儿子,刚刚落座就连忙问道。

    “庄主出门了。”

    梅管家想到自家庄主出门要做的事情,不由得眉心一跳,有些说不出口了。

    总不能说,自家庄主武功大成,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的跑去千里追杀江湖上的一个采花贼了吧,尤其那个采花贼还是个作案多年都没有被抓的惯犯,用脚底板想都知道武功高强的那种。

    “他……很快就会回来的。”梅管家说的很没有底气。

    所以连忙转移话题:“这些年,夫人过的怎么样?”说着,又看向坐在司蛮身边的宫九:“还有这位是……”

    “这些年,我很想回来,但是回不来。”

    司蛮也没想过蛮梅管家,只是她艺术加工了一下,譬如她是被渔船救上了船,然后渔船却被暴风雨给冲坏了,她扒着一块船板飘到一个无人的小岛上,在饿死前被吴明带回岛上。

    又着重说了吴明是多么的变态,所以她拼命练功保护自己,还意外的治好了寒毒。

    此次能回来,是因为她和宫九联手打败了吴明,抢了他的补给船才回来的。

    梅管家一边听一边点头,似乎有心疼的模样。

    可司蛮是最知道梅管家是怎样的一个人的。

    当初从西域到姑苏,在姑苏呆了三年,又从姑苏去飞仙岛,梅管家既然能被玉罗刹派来照顾西门吹雪,就说明了他对玉罗刹是多么的忠心耿耿,而能被玉罗刹看中,光有忠心可是不够的。

    所以梅管家可能会看在西门吹雪的面子上心疼,但绝对不可能多心疼。

    不过司蛮并不考虑那么多。

    梅管家安排司蛮回正院休息,等离开前,司蛮突然顿住脚:“小九是太平王世子,给他收拾个院子吧,莫要怠慢了。”

    太平王世子?

    梅管家眼光闪了一下,低头称:“是。”

    宫九难得没有开口说什么,而是乖乖的去了梅管家收拾的院子。

    当天夜里,梅管家的信一封送往西域,一封则往西门吹雪的所在送去。

    西门吹雪其实出门并不久,才将将离开了,往河北的方向去了,他本想只追杀采花贼的,可一路上,他看见了太多的恶人,他想要动手,却又想到自己的目标,只得将这份厌恶按捺。

    恰在此时,信鸽送来了一封信。

    他知道梅管家是个有分寸的人,自然不会随意来打扰他,既然送了信,自然是有原因的。

    于是他打开信。

    “砰——”

    他猛地站起来,凳子倒下了都不自知。

    他向来很少失态,可此刻却顾不得了。

    推开窗,直接踏月而归,他必须以最快的速度回万梅山庄。

    两日后。

    满身憔悴的西门吹雪出现在万梅山庄中,梅管家早已在旁边等候了:“庄主。”

    “我娘回来了?”

    一直到此刻,西门吹雪都觉得不敢置信。

    “是,夫人已经回来了。”梅管家上下打量了自家庄主一眼,自家爱干净的庄主,何时这么狼狈过,这一次是真正的心疼了:“庄主沐浴吧,换身干净的衣裳去见夫人。”

    西门吹雪心乱了。

    手中的乌鞘剑都跟着颤抖。

    “好。”

    他也闻见自己身上的酸味了,确实需要沐浴。

    恰好沐浴的时候,他也能想想,过会儿见到母亲后,该摆出怎样的表情。

    等洗完澡,换上干净的衣裳,又变成干干净净香喷喷的西门吹雪了,他打开房门,在门口踌躇着站了一会儿,才抬脚往正院走去。

    万梅山庄并不很大,西门吹雪的院子离司蛮的院子也近,没一会儿就到了。

    正院的门开着。

    隐约着还能听见里面的说话声。

    西门吹雪眼中染上愉悦,脚步更加坚定,心跳也愈发的快。

    “这个东西是什么?你当初还酿酒了么?”

    隐约着,好似传来男人的声音。

    西门吹雪脚步一顿:“……”

    哪里来的男人的声音。

    “嗯,万梅山庄到了冬日很美,梅花绽放,正好可以酿梅花酒,这些都是当年我埋在院子里的,倒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了,吹雪包居然都没挖出来过。”

    紧接着,响起的是一个熟悉又陌生的声音。

    这样的声音,似乎早已消失在记忆中,可这会儿听到,却又觉得那么的熟悉。

    “他不爱喝酒我爱,我全挖走好了。”

    “你若想要的话,自然可以。”

    不,才不可以。

    西门吹雪面无表情的继续往里走。

    “也不知吹雪包回来看见我,可还认得我。”声音中满是怅然与担忧。

    “不认得你你就和我回王府,到时候让父王给你个侧妃当当。”

    “砰——”

    就在宫九觉得这是个好主意的时候,门突然从外面被推开了。

    推门的声音顿时让院子里的两个人不约而同的看向门口,司蛮猛地站起身来,宫九则扶着锄头,脸上的笑容瞬间消失。

    “阿,阿雪……”

    司蛮瞪大了双眼,看着站在门口的身影。

    已经不是记忆中只有大腿高的孩子了,如今的西门吹雪,高大英武,面容英俊,身姿挺拔,只静静站着,就仿佛一柄出鞘的剑,满身锐气,他没什么表情,目光先是从司蛮身上扫过,最后又落在宫九的身上。

    司蛮紧张的攥着手指,一时间竟然有些不敢说话。

    宫九一下子扔掉手里的锄头,走到司蛮身边拉住司蛮的袖子:“娘,他就是你儿子么?”

    娘……娘?!

    喂!

    司蛮僵硬着脖子转过头看宫九:“你喊我什么?”

    “娘~~”宫九一把抱住司蛮的手臂,声音喊得一波三折,一边还不忘用挑衅的眼神看向西门吹雪。

    于是就很满意的看见西门吹雪那张面无表情的脸变得山雨欲来。

    司蛮刚想大喊‘你瞎喊什么玩意儿呢’,另一只手臂就也被攥住了。

    她还没来得及回头,就看见银光一闪。

    西门吹雪的手中剑已经刺向了宫九。

    宫九连忙松手。

    司蛮身子一踉跄,落入西门吹雪的怀里。

    西门吹雪抱着司蛮往后退了几米远,手臂强势的压着司蛮的肩膀,声音冷凝中含着怒气。

    “她是我娘。”

    你算是哪根葱?

    翟佰里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