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其他小说> 快穿之最佳男配> 第229章 极热风暴(02)

第229章 极热风暴(02)

    君越刚才拖刘家兄弟的那手劲, 吓着年轻的兄弟俩。刚才就好像是钢铁钳子夹住了他们, 一点反抗的余地都没有。

    他们被谢君越吓的呀, 心脏都在砰砰跳,吓死了, 刚才以为自己要死了。

    老东西的眼神如利箭一般, 直戳心脏,好像一箭要射死他们。

    扔到地上以后,腿软的半天都站不起来。晃晃悠悠站起来以后,被老婆扶着踉踉跄跄离开。

    只是刘家兄弟俩下山的路上,一直走的不顺畅, 跌跌撞撞,摔了好几个跟头。

    君越没有使什么恶劣手段,只是用神识在他们脑海内种下了恐惧的种子。

    这一辈子, 他们对谢家老宅,对他都会有深深的恐惧。

    小风波平息,送走乡亲们,君越吩咐孩子们, 去镇上买些礼品。明天走亲戚,他回来了几天,也该去拜访拜访亲戚,小舅夫妻俩还在世, 都是七十来岁的人。

    “爸, 给舅爷他们买些软和些的吃食, 觉得行不?”谢锋不知道要买些什么。

    “行, 你们俩看着买。你舅奶喜欢吃老式鸡蛋糕,特别是镇上那家老字号,你知道的,去买几斤。

    老年人奶粉买两罐,常温的能放的那种高钙牛奶,买两提。”

    给老人买东西,都要买他们能吃的。给钱给他们没用,他们不舍得用,不舍得补身体。

    “嗯,知道了。”谢锋启动车,带着妻子去镇上。

    村里也有小超市,可没有老式鸡蛋糕买,也没有老年高钙奶粉。

    夫妻俩上车,苗璇一肚子的话,要问,“老公,刚才是堂姑家的孩子吧,怎么那个样子,跟混混一样。”

    她是瞧不上,也不想跟那样的人以后有更多的来往。

    “是,不用来往。我爸可不是泥捏的,心里明白的很。”谢锋对现在的老爸很有信心,可不会惯着那些混不吝的亲戚们。

    “那就好,那些人借钱就好好借呗,进门就跪。那是借钱的态度吗,是逼债。”

    “就是啊,我堂姑也有些小气自私,她的孩子们青出于蓝胜于蓝,比她还厉害。我爸以前就不喜欢堂姑一家。

    现在啊更不会喜欢,山下的堂叔两家,我爸估计也不待见了。今天刘家兄弟来闹,堂叔他们不知道绝对不可能,就是看我家翻盖的房子花了不少钱,才打的歪主意。”

    谢锋对老家的几位亲戚都很了解。

    在老家住了几天,苗璇都不想走,她拍了好些老宅的照片,发在朋友圈,不少人都嚷嚷着要来度假。

    苗璇可不敢答应,公公交代了,今年至明年上半年,家里都不接待他不认识的人。

    不知道公公是有什么特别的考量,她也不想现在带同事朋友们来,家里哪哪都是新新的。带朋友来,好些人到别人家极不讲究,她不想她们来糟蹋自己的新家。

    孩子们回城以后,君越没事就下山到村里走动走动。

    村里有处公共活动的小“广场”,一颗百年大树,村委围着大树建了一个圆圈的水泥台,村里的老人年轻人们,都可以坐在水泥台上聊聊天。

    坐在树荫下,聊聊天,吹吹牛,说说东家长西家短。

    君越端着保温杯,泡了不少枸杞,红枣等养生必备品。

    离大槐树还远,就看到圆台上已经坐了不少老哥们儿。有人看到君越,扯着嗓子喊,“老谢,快来。”

    嗓门最大的是魏国忠,嗓门大的边上的人,耳膜都快给震聋。

    “老魏,小点声,耳朵都快震聋。”

    赵重掏掏耳朵,不知道是不是掏出来一坨什么,还放在手心,使劲对着老魏吹。

    都是闹惯的一群老哥们儿,老魏也就嬉笑了一下。

    金秋十月,阳光明媚,微风习习,坐在老槐树下,一群五六十,七八十的老头老太太,三五一群闲聊着。

    背对着君越他们一群人坐的肖大爷,拄着龙头棍,走过来,“小越子,听说你家有打井机?”

    “嗯,肖叔,你家要打井啊?”君越心里一惊,老爷子能提前感受到?

    “是啊,打口深井,感觉天气有些不寻常。自来水靠不住。”还真别说,肖老爷子确实已经感受到了,今年已经有轻微的症状。不用心感受,一般人根本就感受不到。

    “肖叔,有什么不寻常啊?”赵重不懂,他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的。天气也蛮正常的。

    “你不懂,小越子明白。”肖老爷子人老成精,心里跟明镜似的。

    老爷子屁股一撅,挤开身边的人,坐在君越身边,眼睛盯着他。

    “叔,您都成精了。”君越的话,老爷子明白。

    “唉,我也是为了他们好,我还能活多久,也许明天两脚一伸就去了。”转过头,又对着其他人说,“你们家里也打口深井,防患于未然。”

    他也没有多说,只是提提。可肖老爷子是村里的大仙儿,他说让打井,那肯定得打井啊。

    不只是圆台上坐的人家里要跟风打井,不到三天,这股打井风蔓延到全村,都跟着打井。

    肖老爷子亲自出山,给家家户户指点每家每户院子里,哪一处地方的地下水最丰富。

    老爷子拄着拐杖,一天指点两三户人家。

    小龙村家里有留守老人的,全要打井。

    “老谢,你这生意不赚钱啊?”赵重家里今天打井。

    外面打井什么钱,老谢家的打井机器,什么价钱,村里人都是明白的。

    “赚什么钱,当初买机器也不是为了赚钱,主要是为了给自家打井,我家住山腰,自来水没有山脚用的顺畅。

    打口井才不担心没水用。”

    君越在后院那口井打在角落,还用东西挡住,村里没有人发现。

    只有前院那口压水井,村里人都知道。山腰人家接的自来水公司的自来水确实有时候用水不方便。

    村里人看君越打了一口井,都不惊讶好奇,都觉得应该的。

    “行,老谢大气,我们都跟着占了便宜。”赵重嘿嘿笑。

    “行了,看你小气吧啦的样,你家赵意幸好性子不随你。”君越都懒得看老赵那占了便宜以后贼笑的样子。

    时光荏苒,转眼就是年底,今年全家都在老家过年,新房子,按照风俗,要在新房内连过三年的新年。

    代表着人气,也代表着兴旺。

    “爷爷,爷爷,苗苗做的肉圆子。”苗苗捧着自己搓的肉圆子,哒哒的迈着小短腿跑过来献宝。

    大年二十九,家家户户都香气扑鼻,煮腊肉腊香肠,杀鸡,搓肉圆子等等,炸腊鱼。

    坐在沙发上,削荸荠,厨房里忙碌的是儿媳和她妈,今年亲家夫妻俩也来小龙村过年。

    家里开着热空调,小孙女萌萌哒,小苹果脸红扑扑的。君越赶紧望一眼孙女手中的一颗搓的歪歪的肉圆子,满口瞎话的吹捧,“哟,苗苗搓的肉圆子真好看,比爷爷搓的都好。”

    “哈哈哈,谢谢爷爷夸奖,去给爸爸看。”小家伙捧着肉圆子转了一个方向,朝另外一边奔过去。

    “去吧,出大门要加衣服,知道吗?”

    “嗯,苗苗知道。”

    小家伙头也不回,哒哒的奔她爸爸那边而去。

    大年三十的年夜饭,家里一共十二个菜,月月发,意头好。

    年后五月 ,是个人都能感觉到不对劲。无论是什么风,都带着一股热浪袭来。

    吹拂到身上的热浪,有时候能灼伤皮肤,有时候能明显的感受到风中夹带的那股温度。

    虽然雨水没有减少,粮食欠收,已经成了定局。

    君越家里的几亩田,几亩地全种了水稻,土豆,红薯 。

    田埂上,一群老农民,抽着烟发愁。“老赵,你家今天要买粮食不?”

    老魏愁啊,天气真是有了大变化,去年全村大部分的村民打井,还真是没打错。

    “买,买稻谷,老谢家里有打米机,买谷子好保存。”

    赵重想的远,他们都是经历过六七十年代的人,知道粮食的可贵。

    只要有了信号,就得储存粮食,宁愿以后吃陈粮,也不能饿肚子。今年减产已经成定局,现在储存粮食,肯定价格还不会很高。

    万一,明年后年依然如此,粮食的价格一定会节节高升。他可不吃高价粮食。

    赵重撞撞蹲在另外一边的谢君越,“老谢,你家买不?”

    “买,肯定要买。肖叔一般不会无的放矢,估计问题小不了。招呼大家伙儿都买,别以后买高价粮食,别的物资也囤一些。”

    手指捏着稻穗,瘪瘪的,轻叹一口气,日子开始苦咯。

    晚上,电话命令市里的儿子,“小锋,今年收成不好,家里多囤点粮食,面粉,各种物资,都多囤,别小气,让苗璇她爸妈也多囤点。

    天气异常,你肖爷爷说最近几年都有大问题。”

    谢锋听了心里一咯噔 ,不会真的会有灾荒吧。看来还真不能敷衍,立即表态,“爸,放心吧,我会多囤粮食,油盐,还有一些物资的。”

    他哪怕人到中年,依然是网虫,依然看网络小说,很有生存危机。

    他看过一些灾难文,也有一些很多人都没有的危机感。

    “嗯,知道就好。我住的那套房子,租金归你,还有我原来的那辆车,你最近找人卖了。

    去年,我去A国买了两辆车,一辆房车,一辆越野车,都已经改装好。我有新车开,旧车就卖掉好了。价格别卖太便宜了,我那车保养的很好,没啥大毛病。”

    君越提前处理一些用不着,还能换些钱的物件。

    换来钱,也能多囤一些物资。

    “爸,车借我开几天。”电话那头的谢锋,听到新车到了,兴奋的不行,直接站立起来。

    “开车回来和我换。”君越无所谓,给儿子开也行,不过他也需要一辆车开开。

    “好嘞,爸,我周五就带着一家都回来。家里有什么需要的物资没有?”

    “不用,我自己买。”君越该准备的都准备了,以后大众化的再囤些物资,免得村里的其他人看出来些什么。

    “那我带些水果回来。”谢锋兴奋的在客厅直打转。

    老爸买的那车,他只在网上看看图片,看看图片就已经让他垂涎三尺,那霸气威武的车身,是个男人都喜欢。

    老爸买车的事,他还是过年的时候才知道。老爸简单说了出国旅游加赌博运气好赚钱的事,车要改装,还有延缓运送过来。

    他一直眼馋,没想到,老爸真绝,直接让人送到老家,他还以为会送到市里。

    “行,随便你。”君越不管那么多。

    又聊了一会儿,主要是和孙子孙女聊天,才挂掉电话。君越不知道,谢锋在家里兴奋的转圈,嚎叫,不知道的还以为出了什么事。

    苗璇实在是受不了他猪嚎一般的声音,“好了好了,不就是一辆车,比和我结婚时还高兴,过分了呀。”

    “老婆,老婆,没有,没有,就是小小兴奋了那么一下下。”谢锋心里还是有点数的,知道不管什么时候,都不要惹老婆不高兴。

    晚上,还翻来覆去的睡不着。到单位顶着一对熊猫眼,“老谢,你这是怎么了。昨晚走肾走的厉害吧?”

    隔壁桌的柳林,凑过来,一脸坏笑。

    “去,老子是兴奋的失眠,走啥肾。”谢锋打开电脑,伸手推推凑过来的柳林。

    “兴奋,有啥兴奋的,是找了小情儿还是咋滴?”刚推走的柳林又凑过来,一脸猥琐。

    两人还是高中同学,还是同桌,关系还特别好。平时也走动的很近。

    推是推不走的。

    “去,你才找小情儿,我要换车了。下周一,能闪瞎你的眼。”想到新车,谢锋整个人都在发亮。

    “新车,你小子可以啊。又买新车,你旧车咋办,给你老婆还是?”

    “给我爸,我爸的旧车要卖掉。我家一辆车就可以了,小璇她单位离的近,上下班可以走着。”十分钟不到的路程,苗璇基本不坐车,除非狂风暴雨时,才会让老公送。

    “也是,叔叔那辆车,怎么卖?贵不贵?”

    柳林想起前段时间表弟说的话,想买一辆二手车,立即问到。

    “不贵,你家夫妻俩一人一辆还买啊?”谢锋也诧异。柳林家夫妻俩都有车。

    “不是,是我表弟,他想买。”

    说了一会儿车况,还有价格,柳林挺感兴趣的。他知道谢家条件不错,谢叔的那辆车也是越野车,适合跑农村。他听老谢说过,谢叔那车也就买了几年,当初为了时常回老家农村而买的。

    他表弟也是农村人,在农村还是越野车更好用。

    柳林办事效率高,第二天就让他表弟来看车。

    早上,谢锋就开着老爸的旧车到单位。中午,柳林亲自检查,觉得各项都不错,很快就做出了决定,交易。

    在周五之前,一切手续全部办好。

    周五一下班,家里其余三口就被谢锋,急吼吼的拉着他们上车,“老婆,要买的水果买了没?”

    苗璇系好安全带,翻了一个白眼,“买了,买了,啰里啰嗦的,说了整整一个星期,你真是够够的。”

    时间就在家长里短中慢慢流逝。胖胖已经十二岁,苗苗也快九岁。

    一个即将读初中 ,一个已经早已上了小学。

    城里已经限制用水,每个星期,谢锋夫妻俩都会带着孩子回老家,一是在家里用水不用太节约,二是车子后备箱能用水桶装很多水回去。

    粮食一直在涨,就没有回落过。

    高中,初中各大要寄宿的学校已经取消寄宿,平时不供应早餐,晚饭,只供应一顿午饭。

    幼儿园也取消了早餐,下午点心,只有一顿午饭。菜,饭都不咋地。

    周六清早,谢锋一家四口,开车从城里回家,路上看到都是枯黄一片,土地到处都是裂缝,细的,大的,龟裂的程度比蜘蛛网还密集。

    田地里的禾苗,菜苗都是蔫蔫达达的,看着要死不活,不,是要死,是已经快死,就只剩下最后一丝生机,不过那丝生机也快断掉。

    “老公,形势严峻,明年会更严重。”

    情况是一年比一年严重,苗璇看了路上的情况,很是担心。

    她已经失业,老公也估计快失业了,虽然是公务员,是国家单位职工,可不少单位在裁员。裁员是让你回家休无薪假。

    单位还没有除名,也不会除名,只要情况好转,就会让你回去上班,但什么时候能回去上班,就不知道了。

    休假的都是没有薪水的,钱,已经没啥大用。房价一直跌,跌倒谷底。

    好在自家不需要还房贷,要不就惨了。

    “嗯!”谢锋也是心都沉到了谷底,刚到夏天,河里的水已经少了一半。最多能坚持到秋尾,河里的水就会枯竭,地下水再丰富也冒不过那吹来的热风。

    大风吹吹,水份直接吹走。

    大风早晚呜呜的吹,白天好些,但就是那微风都带着炙热的高温。

    烫的皮肤都受不了。

    路上,没有遇到几辆车,没有遇到几个人,到了村口,不走村道,直接拐弯上了岔路,回到半山腰的家。

    “爸,我们回来了。”车直接开进院子停好。

    “爷爷,爷爷。”两小打开车门就小跑进家门。

    “嗳,这边。”君越在厨房正忙活着。

    家里后院种的早西瓜已经可以吃了,他昨晚摘了两个,放在冰箱,听到车子的声音,他就在厨房开始杀西瓜。

    如今城里可吃不到西瓜,有水种地,都会种粮食,谁会种这种不饱肚子的玩意儿。

    “哇,西瓜,我要吃。”胖胖已经变成了小瘦子,不再是胖乎乎的。

    他已经很久没有吃水果,去年老家的柑橘树结果少,年前就吃的差不多。

    传山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