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其他小说> 快穿之最佳男配> 第228章 极热风暴(01)

第228章 极热风暴(01)

    “爸, 怎么买这么多?”谢锋一直跟在身后。

    “吃啊,能干什么?咱家离镇上有六里多路, 谁还天天的跑。”

    君越没好气的翻了一个白眼, 嫌弃亲生儿子蠢。

    “哦,砰。”答应一声,重重的关闭上后备箱的门。

    谢锋也不雅的翻了一个白眼,别以为他没有看到老爸那嫌弃的眼神。

    从有了儿子以后, 他就一直被老爸作死的嫌弃,一点地位也没有。

    他就是家里垫底的那一位, 谁都能嫌弃他。

    “哇哇,妹妹,家里变了。”胖胖对老家有印象,只是到院子大门口, 看到那结实的厚重的大门,就开始哇哇的大喊。

    除了谢锋, 其余的人都跟着君越下车,打开门,推开, 让车子顺利的驶进院子。

    君越一马当先,溜进后院, 放出猪羊, 已经饿了一天, 猪羊嗷嗷的叫喊。

    “爸, 家里装修的真好。”苗璇进门以后, 眼睛都不够看,老家装修的真是好,不奢华,但感觉很有格调。

    从后门进屋的君越,忙招呼苗家夫妻,听到儿媳的话,“哈哈,喜欢就好。

    只是,今天要辛苦点,楼上楼下要打扫卫生。你们一家住二楼,自己去找房间。老苗,你们两口子,二楼,一楼,三楼都有房间,你们想住哪儿就住哪儿,自己选。”

    君越要招呼儿子先打扫一楼厨房,客厅,卫生间的卫生。

    “老谢,我们还是住二楼,能照看俩小的。”

    苗父夫妻俩拎着行李,跟着闺女还有两孙子孙女身后,到处观察,发现谢家老宅的翻盖的楼房,装修用料考究,屋里一点装修过的味道都没有。

    要是君越知道苗父的想法,肯定会在心底说,那是当然的,家里的装修材料,还有建房用的砖头,瓦片,看着是青砖灰瓦,但其实不一样。

    他拿出来的材料都是高科技的砖头,灰瓦,还有装修材料也是一样。

    这些即使没有阵法加持,也能让屋内不那么热,他是为了对抗未来的极热风暴。

    极热风暴,明年就会开始,天气一年比一年的热。热风吹干,蒸干了空气中的水份。

    虽然有下雨,可吹来的风,依然炽热无比,依然天天蒸发了江河湖海,空气中的水份。

    降雨量赶不上蒸发的水份,到最后,水成了所有人都珍视的贵重资源之一。

    “行,二楼有四间房,有一客厅,两卫,有足够独立的空间。我住在一楼,有什么事,喊一声,或者打个电话。”

    君越已经手拿抹布,开始工作起来。顺便还薅住儿子一起劳动。

    “爸,你的钱够用吗?”看了下一楼,谢锋就觉得翻盖房子应该花了不少钱。

    他担心嫌弃他的老爸钱不够用,他还只是以为老爸昨晚说的出国旅游,真的只是旅游。

    不晓得短短半个月,他老爸在国外又是花钱又是赚钱。不只是花了很多钱,还在赌场赚了很多钱,那可是一个天文数字。

    “够用,钱方面,你们不用管。自己管好自己就是。”

    父子俩在楼下忙,楼上的几人也在忙,一样是打扫卫生。

    “爸,家里院子用玻璃罩子罩着干什么?”进门的时候,谢锋就发现了问题。

    玻璃顶很高,在院子里,不影响行走。依然有新鲜的空气,很舒适,他说不出来的舒适,感觉空气比外面还舒适,清新。

    “干净啊,还有安全。玻璃都是用的最结实的玻璃,花了不少的钱。智能的,都能打开,包括围墙边的都能打开。”

    君越很是自豪,这些都是他自己设计的。

    “爸,您真是会花钱。干净是干净,可也不用这样吧。”谢锋无语,但木已成舟,他也就随便一说。

    也不指望亲爸改,改了有啥用,更浪费。

    “会挣就会花,你不会挣,所以脑洞不大,也不会花。”怼儿子怼的很快很顺嘴,都不用思考。

    谢锋望了下一楼楼顶,又看了一眼身边依然正忙碌的老爸,语气低沉的问,“爸,我是您亲生的吗?”

    “是啊,命苦呦,摊上你这么个蠢儿子,我都后悔了。”说完,走了出去,走在大门口,没有出去,按了几下按钮,院子的玻璃上,水刷刷的自动冲洗着“玻璃” 。

    一会儿功夫,“玻璃”冲洗的干干净净。

    两个多小时的功夫,厨房,卫生间,客厅全部打扫的干干净净。君越去厨房做饭,谢锋被驱使到一楼的书房,卧室,杂物房打扫卫生。

    厨房内,油锅滋滋的响,君越就没有停过,一会儿功夫,就做好了六菜一汤一凉菜。

    “吃饭了,下来吃饭。”楼上客厅,两小只争着抢着给妈妈做小帮手。

    拿着抹布,到处擦擦,抹抹。

    人多力量大,二楼的卫生基本搞完。

    就十几天没有人住,加上房间是出去之前打扫的,没啥不干净的。

    三楼简单用绿色的布盖着家具,只擦擦窗户打扫地面。

    第四层(两米高)全是放置的粮仓,还有储物柜。

    是未来存放粮食,存放干净水的地方。他已经放置了不少的纯净水在四层。

    家里还有负一楼,是他自己改建的,楼梯就在杂物房中。

    “爷爷,真好吃。我还要,吃青菜。”不喜欢吃青菜的胖胖,第一次嚷嚷着要吃青菜。苗苗也不甘示弱,嚷嚷着,“爷爷,苗也要吃青菜。”

    对着俩小只,君越尤其温柔,还轻言细语,与面和谢锋时的态度一点也不一样,简直是一个天上一个半空。

    “好,都吃,吃青菜能白白嫩嫩,皮肤特别的好。”

    君越拿起公筷给两孩子一人又夹了一大筷子,家里的青菜蔬菜多,都是用大瓷盆装的。

    “嗯,苗苗要漂亮。”小姑娘和男孩子就是不一样,才四岁多一点,就知道臭美,已经知道要漂亮。

    “对,我们苗苗以后是个漂亮的小公主。”身边一左一右,坐着两小只。就像是两小保镖。

    两小只,自己拿着小勺子,一勺一勺的慢慢吃着。特意给两小只蒸了一大碗(深碗)鸡蛋羹。

    鲜嫩软软香甜的鸡蛋羹,兄妹俩喜欢的很,吃了不少。一边吃还一边嚷嚷着好吃,晚上还要吃。

    晚上,谢家是不吃鸡蛋的。君越可不答应他们俩。

    下午,命苦的谢锋三楼继续搞卫生。苗璇也跟着,还小声的问,“老公,老宅翻修花了多少钱,不少吧?”

    谢锋也不知道,老爸什么都不说,他知道个屁,“不知道,肯定是百万以上。我问过了,老爸不说,还说咱俩不用管,管好自己就得了。

    嫌弃我嫌弃的不行 ,我都怀疑我是爸从垃圾箱捡来的。”

    想到爸嫌弃他时的样子,他就郁闷。

    “天哪,爸哪儿那么多的钱。不会咱爸是个隐形富豪吧,你说咱家还有什么宝贝。”苗璇手中的抹布,激动的都掉落在地砖上。

    “瞎想什么,咱家八辈子贫农,也就咱爸后来混进了城,带着我和妈进城,隐形富豪想都别想。

    但我爸有多少存款,我是不知道。估计都花的差不多了。我还想着给爸支援点,可他说不用。”

    谢锋良心还是不错的。

    “要不,咱走的时候,给爸留些现金,你找一天去镇上取些。咱爸虽然是退休,那只是他不想工作不干了,又不是公务员,集体单位职工,退休了也没有退休工资。

    哦,对了,社保那点,也不多。以后咱俩每月支持爸一些。”苗璇看着老宅阔气的样子,还是很喜欢。

    也没有怪公公乱花钱,怪有什么用,都已经盖了。再说房子盖好以后,等他们退休,也能回来住。离市里也就百十里路,开车一个小时,走一大半的高速,还不用一个小时。

    “行,还是我老婆心善。”谢锋适时的拍拍老婆的马屁。

    “行了,别拍。”苗璇能如此懂事,也是换位思考,公公盖老宅,也没有花他们的钱,都没有提过,让他们给钱的事。

    第二天开始,君越带着其余的人,在村里转,在山腰下,自家的田里地里转。

    满村都转悠了一个遍,苗父也喜欢小龙村的环境,喜欢这里空气清新宜人,喜欢这里民风淳朴,喜欢这里山风吹过时带来的泥土的芬芳。

    第四天早上,刚吃完早饭。一家人在院子里玩,苗苗在荡秋千。院子外面,呼呼的来了一大群人,使劲的拍门。

    “舅舅,舅舅,快救救我妈?”君越打开院门,一看是山下的亲叔叔家的堂妹的儿子。

    “刘诚,你们这是干什么?”看着眼前的一群人,没来由的厌烦。

    “大舅,我妈生病了。在市里住院,已经不行了,你救救她吧?”开门,刘诚就跪倒在地上,后面还有几人也跟着跪在地上。眼泪汪汪的,鼻涕一把,眼泪一把,看着可怜兮兮的。

    还有村里的人也跟着来看热闹,乌央乌央的人挤在门口。听远处的脚步声,还有人赶来看热闹。

    “起来,起来,跪在我家门口,算怎么回事儿?我什么都不知道,你们这么跪着,想干什么?”刘诚打什么主意,君越都不用猜,都知道他想干什么。

    后面有人也符合着君越的话,“是呀,刘诚,你们这样不行。就是找人救你妈,应该是找谢君朝,谢君明兄弟俩,找老谢找的着吗?”

    确实,不找亲舅舅,找堂舅,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打的什么主意,都晓得,现在是个正常人都不傻,都精。

    “越舅舅,求您帮帮我。帮帮我妈,她现在等着钱开刀……”刘诚死活不起来,也不抬眼看君越,而是一直低垂着头盯着地面。

    君越气的很,故意这么做,想逼自己出钱。堂妹真的要住院要什么的,他愿意出一些钱。

    可这么逼着自己,他心里很不爽,不爽到极点。还不是看着自己花钱翻盖了老宅,虽然后来村里的人没有上二楼三楼,但有些是来过家里一楼的,也看了前后院,估计在外面说了什么。

    然后让这些人听见了,找自己借钱,也许还有山下住的两兄弟唆使。

    谢锋也气,快步窜过去,伸手想拉地上跪在最前面的刘诚,可人家也用力与他对抗,气狠的谢锋,一把用力改为拖,一把拖住,然后扭转方向朝院外拉。

    “刘诚,你个王八蛋,啥事也不说,也不找你亲舅舅,来我家直接逼我爸就范,好,好,好……”气的谢锋,一连说了几个好字。

    周围的人也指责地上的刘诚兄弟两家,都说他这样做要不得。

    不管有什么大事急事,就是真的缺钱,找别人借不到,也得进门先说事,这样囫囵的说的不明白,还下跪来逼迫老谢,这就有点说不过去了。

    周围的人指责声,声声入耳:

    【刘诚就是想逼老谢给他钱。】

    【就是,也不是亲外甥,堂妹的儿子,隔得远呢。】

    【真不要脸,他妈有没有住院还是一回事。】

    【对呀,他妈真住院,怎么家里一个不落的都来了老谢家里。】

    【就是来借钱的,还打着他妈住院来借钱,无非是不想还】

    【还真是,真想好好借钱的,进门就该好好说,这样子想干嘛?】

    刘诚,刘涛兄弟俩再脸皮厚,也听的不好意思,恼羞成怒的站起来,通红着脸,对着君越还有周围的吃瓜群众嚷嚷道,“越舅,我妈住院开刀需要钱,你竟然一声不吭,是不是想看着我妈死啊……”

    骂完君越又转身指着周围的人嚷嚷,“我找他借钱怎么了,他家有钱,进城这么些年。早就发了大财,借点钱给我们这些穷亲戚怎么了,我大舅二舅都是农民。哪有他有钱……”

    手指点点,都快戳到他面前的一人脑袋上,那人也不是吃素的,脑袋瓜子一顶,“刘诚,别戳戳,小心老子一脚踩死你。”

    这人也是四十来岁的人,最近也是家里有事,才从粤南省请假回来,家里的事情办完,还有几天的假,在家闲着,才跟着人来山腰看热闹。

    他也是第一次来翻修后的谢君越家。

    进门就被院子里吸引,院子大村里人都知道,但前院的留出来两个车位,其余的另外一边,是小果园。

    还有石桌石椅,顶上还有玻璃罩,美得很。

    一直扭头看院子里,没想到刘诚这瘪三,居然拿手指一直在他脑门前戳啊戳,啊,呸,这瘪三,谁给他的熊胆。

    赵意烦死了刘诚,什么人啊。借钱都不知道怎么借,真蠢。

    “赵意,别七喊八喊,老子不怕你……”刘诚骂着赵意,但是眼神却四处乱瞟,张望着院子里的一切,看样子,谢君越真是发财了。

    大舅妈二舅妈说的不错,借钱就得找有钱人借,要不然白张一次口。

    大舅二舅是有点小钱,可也没有多少,找他们借,张一次口,也就是能借一两千。多没意思。还是找大款借钱好,一次说不定能借个几万。

    刘涛已经快步走到院子里,指着房子就嚷嚷,“越舅,您家住这么大的房子,不会看着我妈死,你忍心吗?”

    “呵呵,你们哥俩还有你大舅二舅两家都能看着你妈死,我有什么不忍心的。

    我是堂哥,不是亲哥,你们兄弟俩刚刚要是进门有礼貌,好好的和我说。我倒是不介意帮帮你妈,可你们这样的德性,我一毛都不借。

    今天借了,明天别人也这样搞,我就是再有钱,也会被借穷。何况我也不是什么大款,就你们兄弟俩的混蛋样,指望你们还钱,比登天还难……”

    君越说的明明白白那就是不借,一分都不借。

    在场的很多人都理解君越不借的原因。怎么借,这哪是借钱,是逼债。换成他们也不借。

    凭啥借啊,刘家都是滚刀肉。借给刘家,那就是肉包子打狗有去无回。

    说完,君越两只手,一只拖住一刘。如钢筋一样钳住两兄弟,拖着走到院外,像甩垃圾包一样甩出去,“滚,以后别来我家,少恶心我。”

    然后对着村里的人说,“麻烦大家帮我做个见证,可不是我这个做堂舅不讲亲情。

    俩外甥这样,我也是被逼的。当着大家的面,看着,我给谢兰英发个一千块钱的红包。

    也算是我这个做堂哥的一点心意,多余的,我就没办法了。”

    说完,君越掏出手机,当着大家的面,给谢兰英发过去一个一千的红包。

    发完,手机还给围观的吃瓜群众一一看个够。

    在场的人,都看过以后,点点头,“老谢(谢叔),别太往心里去,刘家兄弟俩是咱附近几个村出了名的,都不是啥有良心有孝心的,他们来找你就是弄钱。

    你借给他们俩,也不一定能用到谢兰英身上。往年,他们兄弟可没少嚯嚯亲朋好友。”

    说话的几人都是常年在村里的老人,小龙村离刘家坪村不远,有什么风吹草动,不用刻意去打听,都会有人传出来。

    农村也没有什么秘密,除非是有事家里人刻意捂着。

    “知道,我也不是真小气,只是我在城里多年。也没有做生意,就是给人打工,赚的也有限。

    老宅翻修以后,剩的钱也不多。小锋他们夫妻俩也不管我要钱,我也不用他们俩养老。

    我还不到七老八十,自己手里肯定要留几个钱养老是吧?不能总伸手向孩子们要,我一辈子要强,可没有习惯常年伸手向孩子们要钱。

    孩子们有钱没钱,我不知道,也不过问……”

    君越的一番话说到在场的年轻的,老的心里去了。

    是啊,老的都想自己手中有一笔养老钱,不用麻烦孩子们,自己花钱也不用看孩子们的脸色。

    年轻的呢,父母有养老钱,他们乐的轻松。不用背负什么负担。

    传山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