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溜达小说> 其他小说> 快穿之最佳男配> 第227章 攀比(06)

第227章 攀比(06)

    君越的声音不大, 也没有歇斯底里,只是平平淡淡的述说着。

    目光如利箭般扫视过老大老二两人, 端起茶杯喝一口。

    “爸, 我和龙文以前是做的不好,让您失望了。”龙研知道自己做了些什么,自己是什么脾气,很快表态。

    “爸, 我知道让您失望了。我以后改。”龙文也随之认错。

    “但愿吧,你们不孝, 我不能不慈。这一次我会公平给你们分。但以后 ,我就得看表现, 我做父母的不欠你们俩个。

    也不说你们欠不欠我们的话。只要你们俩没有失忆就不会忘记,你们俩做过什么, 说过什么。

    从十二点以后, 我再赚的钱,想给谁,给多少, 就与你们俩没啥关系。

    说实话,从家里出事那年开始, 我就知道你们俩不是个能靠的。要靠你们养老, 估计没啥希望。这些年, 我和你妈每月去一次潭城, 给你们送菜。也没有捂热你们俩的心。

    一个待公婆比祖宗还好, 一个待岳父岳母也比祖宗还好。我想你们负担那么重, 就不再给你们添麻烦。

    从今儿起,分了钱给你们,愿意认就认,不愿意认,不愿意回来,就不回来。

    我和你妈作为父母该做的,都做了。自认问心无愧,也对的住你们。

    老三工作几年,从他大二挣第一份工资,到现在十一二年,他每年都给我和你妈几千到两万不等的钱。

    博士毕业以后,每年除了压岁钱,生日的钱,固定再给两万。这些年,我也一分都没有花过。

    哪怕那时候家里再困难,一大笔债等着还,我也没有花过。

    老三,这张卡我和你妈不会给你。继续收着,等到我们闭眼的时候,依然会给你。

    你们两个也放心,我不会给卡里加钱。会一笔笔的记在小笔记本上。压岁钱,生日的钱,从今天开始我们用。但那固定的一笔两万块钱,我们都不会用,一直给你攒着。 ”晃动了下手中的卡,给三对夫妻都看看。

    然后再晃动另外两张卡,递给龙研,龙文。

    “这是给你们的,一家一张。拿着吧,过年欢喜点。别弄的我欺负你们似的。”

    话说完,君越心头一松。他知道是原身残留的最后一点意念,彻底的消散了。

    刚才的那一番吐槽,让憋屈的原身解脱了。

    有些话虽然没有说的很明白,可那姐弟俩都是聪明人,早就听懂了。

    说完,君越,拿起老三孝敬的那张卡,起身离开上楼。

    不想看着糟心的老大老二,真是没眼睛看。

    等君越走了,楼下的姐弟三家争执起来。这次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别的。

    不知道是因为钱的魅力还是老大老二真的悔悟了,之后姐弟俩加上张玫都好了不少。

    变化最大是龙研,对父母比以前关心了些。一个星期给父母打三次电话,时常说让爸妈去潭城,去家里住一段时间。

    可君越从不去,就是有别的事情去潭城,也不会没事联系老大老二两人。

    老夫妻的小日子,过的比年轻人还潇洒。没事出去旅旅游,或者去京城住几天,一直到陈颖生孩子,黄兰去了京城常住。

    老夫妻俩花钱给儿媳请了专业的月嫂,她在一边打下手,帮忙给照顾,月嫂说怎么照顾,她就怎么照顾。她只是打下手,倒也不累。

    君越一个人住在村里,养养花,卖卖花,打打牌,日子过得很是舒适。

    几年的时间,龙武从在新能源上暂露头脚到名声远扬国际,一共只花了三年的时间。

    他一生都献身于科学,推动了科学发展,二十年后,飞跃星际已经不再是一个遥远的梦。

    二十年的时间,不但找到一个新生的类似蓝星的星球,适宜人类居住,还在新的星球上面,已经修建了第一个可以居住的房子。

    一直到龙武去世,系统才回归到休息度假的某人手中。

    君越送走了黄兰,一个人生活了几年,才离开了这方世界。

    ***

    极热风暴

    大龙山山头山脚,小龙村,

    “老谢,回来了!”

    “啊,回来住段时间。”君越与同村的村民简短打打招呼。

    车子停在大门口,摇下车窗,与几位老兄弟们说说话。

    村民赵重,瞅一眼车内,然后问,“老谢,你一个人回来的呀?”

    “嗯呐,不一个人难道你以为有几个?”

    君越好笑,知道老赵说的是什么,原身老伴儿去世十多年,按说,找一个也正常。

    “老谢,你今年应该退休了吧?”

    “嗯,退休了。这不刚退休就想着回来住,家里房子打整一下。”君越从副驾驶拿过来一包烟拆开,递给老哥几个,“抽根烟。”

    “呦,蓝王烟,还是软盒子的。”几人高兴的接过烟,高兴的插放在耳朵上。不舍的现在就抽。

    “老赵,问哈,老房子翻修,要不要办什么手续?”

    他的户口还在村里,上班的单位也不是公家单位,他进城打工多年,家里的房子还是二十多年前盖的老楼房。

    他想回来翻盖,他多年没有了解村里的一些政策,知道的不多,还得问问。

    “只要你增减面积,就不用办什么手续,要增加面积要给村里报备一哈。然后换个建房证(农村房产证)。”

    “不增减面积,本来就三层半,还加啥。家里人不多,那么大的房子,一人一间都够住。”君越老家的房屋地基可是每层都有二百平。前后都有大院子。

    他家的房子,不是山脚。整个小龙村都在大龙山的山脚,只是这山脚的海拔有些高,也是层层叠叠的。

    谢家就住在村里的最高处,周围都是荒坡,也是半山腰的地方。说是山脚只是因为村里大部分都是住在谢家下面的山脚,才这么称呼。

    还要这一面唯一一块平整地,一共就三亩左右,谢家至少五代人就住在这里没有挪过窝。

    以前上下都是左边的青石阶梯上下,二十来年前,他花钱修了一条简易的够一辆重卡通过的泥石路。

    十年前,国家修建乡村公路,也把山脚到他家的公路给一起修了,真正的实现了公路通到了家门口。

    “要不,你去换换证也行 ,反正是翻盖。”

    “得,我还是换个新证。你们几个是从山上下来的?”

    “对呀,前几天下雨,我们没事都上山捡点菌子(蘑菇)。”

    几人站的位置就是山脚到山腰的公路顶端,谢家地基两百平,可院子足足有三亩地。屋子坐北朝南,公路在右边(东边),进院的大门也就开在右边,两扇大铁栅栏门,房屋左边(西边)因为有老旧的青石阶梯,也开了一扇小侧门。

    “行,是回家吃午饭吧?那我不耽搁你们,我也进去打扫卫生。”

    几人笑笑,也挥手告别,缓缓朝山下走,回家吃午饭。

    君越下车打开院子大门,开车进到院子里。停好车,打开一楼的大门,家里全是灰,灰尘积满室内所有的空间。

    空气中,墙上,家具上,到处都是。

    接下来的日子,君越忙碌着,组织村里的人请他们帮忙拆房子。不供饭,只花钱。

    还是老式的方法,用人工拆,人多力量大,很快就拆完。

    找来附近村里的建筑队,人还蛮多的,几十人一起盖新房。

    一栋三层半的农村房子,只花了一个半月就盖好框架。

    正好是六月,晒了一个月,又才开始装修,全是他一个人干的,一个人每天干十几个小时,花了整整三个月,才装修完毕。

    隐形的,有形的,还安置了几台高科技的太阳能,风能,几种能源发电机,前后院都被像玻璃的透明材料包裹着,还挺智能的,中间的玻璃能打开,也不是封闭的死死的那种。

    夜晚,累极了。躺在床上,手机响起是视频电话,是儿子的电话。

    “胖胖,苗苗,想爷爷没有?”

    市里,谢锋一家四口,坐在沙发上,脑袋挤在一起,对着茶几上的手机,盯着看。

    大孙子谢志轩(胖胖),小孙女谢志瑶(苗苗),挤在最中间,托着下巴,眼巴巴的瞅着。

    “想,苗苗(胖胖)好想好想爷爷。”暑假都没有看到爷爷,爷爷也不让他们回老家。

    哼,宝宝不高兴了。

    “好好好,等小长假的时候,让你们爸爸妈妈带你们回老家,爷爷给你们做好吃的。”君越养了鸡,后院的鱼塘还养了鱼,圈了一块小地方,还养了两头猪,上面盖了一个棚,每天都收拾猪圈内,保证猪的卫生。

    还养了两只本地的山羊,在后山放养。

    苗苗蹬蹬的几下跑开,再回来的时候拿着一个盒子,抱在胸前,小胖手指着盒子,奶声奶气的说,“爷爷,苗苗给爷爷存了好吃的,等苗苗回老家带回去……。”

    苗苗的小苹果脸上天真无邪的笑容,溢满了屏幕,君越的心被小苗苗弄软的一塌糊涂。

    “好,爷爷等着苗苗的好吃。”谢锋,苗璇夫妻俩好笑的看着祖孙三腻歪。

    好不容易等两个孩子说累,他们才有机会和老爷子说说话,“爸,在老家还好吧?家里都弄完没有?”

    “差不多了,我蛮好的。你们两个大人,好好的,只有你们好好的,孩子们才好好的。有时间,去看看小璇的爸妈,多陪陪他们。”

    君越已经开始囤物资,从明年开始,天气慢慢的会发生变化,一股热风,慢慢的,一年一年的变的越来越热。

    后来,那股热风,形成了一股热风暴,农村从粮食欠收,到颗粒无收,只花了五年的时间。

    热风暴,席卷全球,不是在某一个范围每一个区域发生的。

    全世界都是同时发生,南方倒是好些,水源丰富。可北方,以及就不好过了。

    西北方向,更是遭罪,降雨量少的可怜。江河湖海,少,水源少,没有雨水,只有热风暴,从五年以后,到处都是逃难的人。

    谢家地处炎国的中部,虽然不靠海,但有全国最大的淡水湖泊,有最长的炎江流过。

    大龙山源头更是有处丰富的地下水源,大龙河也是由此发源。

    君越利用上世购买的先进机器,在前后院都挖了一口真正的深井(280米),热风暴一直席卷全球半个多世纪。

    每隔十年要停一年或者两年,然后继续,科技再先进,也没有办法阻止自然。

    工厂,商场,各种制造业也停工破产了百分之九十几。

    各种行业急剧萎缩,百分之九十的人城市青壮年失去工作,农村极少数的地方依然有水源,但不够种地的,水成了宝贝,急缺的资源。

    农村人靠着种土豆,种红薯,极少的收成,还能勉强维持的生计。

    几年以后,农村成了人人向往的地方。

    原身家里还有几亩水田,三亩地。

    九月十二日,君越踏上了去京都的高铁。找一家国际拍卖行,卖了几颗大宝石,得了很大一笔钱,交易很快,他又坐飞机去到国外。

    原身有护照,君越踏上去异国他乡的路 。第一站去到石油大国,找当地人做中介,给了好处费,买了不少提炼过的石油,柴油。

    第二站去到A国,悄悄的,伪装相貌,购买粮食,各种物资,订购了两辆越野车和越野房车,全是改装过的。

    车,全从国外运回来。只是在车子运回来之前,他还自己悄悄的改装了一下,两个动力系统,一个是能量动力系统,不用烧油。

    他打算是让车,过明路。以后也不用担心。

    买车的时候,倒没有伪装,还故意高调了一下。

    半个月的时间,国外转了一圈,君越回到家里。家里的猪羊在空间还好,可鸡,就惨了,出去之前,倒了足够鸡吃二十天的谷子,可有些开始吃多了,后面又没得吃。

    回到市里,打算在家里住一晚,明天和孩子们一起回老家,市里自家有两套房子,他没有想过卖。

    大包小包的到家,滨湖小区一期,老式的花园洋房区,两位物业保安小伙子,抬着拎着,他自个儿也是双手不空。

    “谢谢,谢谢哈!”地上放满了物品,君越对着两位物业小伙子说着谢谢。

    “不用谢,我们先走了。”小伙子抬出来一身的汗,九月底,天气已经开始转凉,没走几步,可东西太多,死沉死沉的,一只手抬着,另外一只手还拎着不少。

    汗珠比珍珠还大,滚落地面。

    两位小伙子走的时候,还甩甩手臂,活动活动。

    “爷爷,爷爷。”已经放学回家的两小只,从院子里奔出来,后面跟着他们的外公外婆。

    谢君越给儿子结婚时买的花园洋房 ,带一个三十平的院子,上下两层两百多个平方。

    有时候外公外婆为了照看外孙们也会过来住。

    “嗳,爷爷的两位小宝贝,来,爷爷抱抱。”蹲下,伸出手抱住八岁,四岁的两个小宝宝。

    “亲家这是从哪儿回来的?”苗父苗母自觉的帮忙拎院外的行李。

    君越抱了会儿俩孩子,让他们俩都亲亲,才放开,回转,拎行李,“从国外回来的,半个月前去了一趟国外。”

    君越的话,苗家夫妻脚步停顿了一下,然后没事一样继续的拎着行李走。

    两小只最喜欢和蔼可亲,以前天天逗他们玩的爷爷。亦步亦趋的跟在爷爷身边,小脑袋扬着,还奶声奶气的问,“爷爷,累不累?苗苗(胖胖)也出力提。”

    “好,我们家的宝贝真乖。”不停的夸赞两个孩子。

    东西运完,已经过去了十多分钟。

    抱着两个孩子,君越和亲家夫妻俩说着话。

    “老苗,明天你们跟着我们一起去乡下老家住几天呗。我家比城里凉快,家里菜园子,还有地里都有种菜,家里有猪羊,有鸡,吃啥都方便。”

    君越一心二用,逗弄着孙子孙女,邀请着苗家夫妻俩。

    “行啊,我们去。到农村吸收吸收新鲜空气。”

    苗家夫妻也就是苗璇一个孩子,也愿意和闺女一家多待在一起。

    苗父乐乐呵呵的答应下来,今天学校放学比较早,闺女女婿反而下班迟,他们帮着过来接孩子,打算吃了晚饭就回家。

    他们早就知道,闺女一家明天要回小龙村,亲家从退休以后,就回到老家,一直没有进过城。孩子们要回去陪陪,他们虽然也想和孩子们在一起过小长假,可也知道女婿家的情况,没有多说什么。

    亲家邀请他们去,当然得去。也不远,就百里路。

    “保证你们喜欢,家里的房子翻盖,新装修了。前后院,养了猪羊,养了鸡,小鱼塘里还养了鱼,种了果树,都是成年的果树。

    你们这次去啊,还能吃到第一年挂果的柑橘……”

    说起自己种的果树,以及家里有什么,君越说起来滔滔不绝。

    只是猪羊有些麻烦,回家第一件事就是溜到后院,先放出空间,到猪圈以及后面。

    七点,谢锋夫妻俩才加班回到家里。

    明天要放假,单位老板死命压榨。

    第二天,五大两下,一早就起床,吃过早餐,就下乡。

    到镇上,君越找到熟悉的屠户,“老谢,要买肉不?”

    程屠户看到熟悉的大户,笑的眼睛都眯了起来,嘴角都咧开了。

    “买啊,排骨都给我,五花肉十斤,最好的瘦肉十斤,猪蹄给我一对。”君越飞快的报完要买的。

    然后眼睛瞄到筒子骨,指着说,“这个也全给我。”

    隔壁的卖菜的,菜篮里有野菜,蹲下来挑挑拣拣,买了几斤。

    传山向你推荐他的其他作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